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闻调查—纪许光的博客

新闻热线: QQ 123601057

 
 
 

日志

 
 
关于我

我是老纪,一个奔跑在中国各个角落的新闻记者,我流窜于各个新闻现场,忠实于我的职业。我主张新闻专业主义,我负责报道一切未解的真相!

网易考拉推荐

置顶:《21世纪网》特大新闻敲诈案背后的289号大院   

2014-09-12 17:55: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是如何离开南方系的。


核心提示:


美国“行业评议制度”对中国媒体公信力重建的借鉴意义。


南方系内部利益同盟的组成。


南方系领导们如何勾结记者和他们敲诈企业的“轮奸”战术。


举报内部腐败,南方系领导们迫害举报记者始末。


 


                                  纪许光 2014/9/12  北京 中国传媒精英总部


  2014年中国最大丑闻,莫过于隶属南方系的21世纪网特大新闻敲诈案。由此案引发的中国媒体公信力的崩塌已经远远超过英国《世界新闻报》窃听门事件。如果此事发生在美国,整个行业恐怕不会再容下21世纪网以及它的从业者。第四权利失去了控制,最直接的原因当然莫过于这个体制的畸形。中国媒体公信力该如何恢复?老纪大胆预言,这将是一次艰苦的价值重建过程。而@纽约时报 和美国几家主流大报倡导建立的行业评议制度,值得中国媒体借鉴和学习。但在此之前,人们需要知道,289号大院到底怎么了?正如一个医生,必须先知道病人的病情。


  现有的信息显示,号称“新闻专业主义至上”的南方系圈养的“中国财经媒体权威”21世纪网,在短短几年时间里,利用发布或威胁发布上市公司、IPO、拟上市公司负面新闻稿件的方式,向中国北京、浙江、深圳、上海的企业敲诈总计已经超过3亿元,而作为中介机构的深圳润言公关公司(以下简称深圳润言)从2008年至今,获利竟达到触目惊心的12亿元。案发之后,21世纪网主编刘冬及副主编周斌、记者王卓铭等人为了自保,迅速供出以上行为均系在报社及网站高层、甚至更高级别的领导授意、指示下完成。一时间,记者供出领导、领导再供出更大的领导,成了289号大院挥之不去的阴云。而可靠消息源显示,刘冬等人落网后,21世纪网北京记者站、湖南记者站的多名记者、中层系数被带走调查。


  表面看,这样一起案件完美侦结。但老纪告诉各位,这起举国震惊的丑闻才刚刚开始被撕下它的外衣。


   先简要介绍一下南方系的报业产业结构和我自己,21世纪网,就是人们熟知的《21世纪经济报道》的电子版,而《21世纪经济报道》是隶属南方系的重要子报子刊,由南方报业传媒集团控股。老纪曾经供职南方系近4年时间,实际上,南方系的报刊结构采取的是“几块牌子一套人马”的做法。


  简单的说,不仅仅在隶属关系上21世纪报刊、网站系类属于南方系,在日常的采编和经营业务上,《南方都市报》、《南方周末》、《21世纪经济报道》、《南方人物周刊》、《南都周刊》均采取“稿件共享”、协同创收的运营模式。根据不同的成稿特征,记者的稿件是可以串并使用的。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在289号大院供职了近4年的我,对《21世纪经济报道》和《21世纪网》及其兄弟媒体是熟悉的。对其结构中的组成人员,也是熟悉的。


    289号大院的记者编辑,乃至高层们应该还记得,早在2012年2月,老纪在南都内部OA上,曾经写下一封万言书,在该文章中,老纪痛陈289号大院个别中层、高层勾结记者敛财;他们广泛培植自己的圈子和势力,大搞权钱交易。在文章中老纪详细列举了南方系记者成为领导私人印钞机的事实;此文一出,整个289号大院陷入一种人人自危的状态,老纪当时最明显的感受是,很多同事见了我甚至不敢打招呼,人们生怕与我沾上半点关系。领导们大权在握,同事们选择明哲保身,这我能理解。


  老纪在此万言书中点名揭露领导“老婆开公关公司”、利用管理记者和给记者稿件打分(此关系到记者的收入)的职权便利中饱私囊,并要求南方报业传媒集团纪委介入调查。


  结果怎样呢?老纪告诉大家一个赤裸裸的现实,南方报业传媒集团纪委没有介入,也没有任何的调查。中国传统的“家丑不可外扬”在南方系被高度推崇。而号称“新闻专业主义第一”、“最公正媒体”的南方系领导直接下令,让南都技术部删除并且屏蔽了我的文章。289号大院里,被无数次提及的那句“我可能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的格言,在这个时候,被扔到了粪坑里。


  文章被删除后,老纪的“好日子”来了。被我揭露的领导连夜飞回北京销毁证据,并指使他的死党们在289号大院散布“纪许光是个精神病”、“纪许光是个特务”的谣言,将老纪迅速污名化、边缘化。而老纪的稿费迅速缩水,最可怕的一个月,缩水6000多元。而当时的《21世纪经济报道》的两名高管,就是与被我揭露的领导勾结最多的人。


  实际上,老纪并不是第一个因为发现领导们开公关公司敛财而被踢出局的记者。此我之前,曾经有供职南都超过5年的同事,因为抗议此现象或者发现此现象而被迫辞职。其中,有一位同事奉命采访一起企业改制的事件,偶然发现南都领导与律师事务所勾结敛财遂与该领导理论;最后的结果是,该领导将他的这位同乡“冷冻使用”,最终迫使其离职。


  2014年2月26日,老纪在自己的新浪、腾讯微博@纪许光 中,揭露了南方系黑幕,但南方系势力之庞大超过老纪想象,我的微博被迅速屏蔽、删除。老纪声嘶力竭的要求南方都市报高层对其记者对我的污名化进行回应的声音,在南方系领导一圈电话之后,我的微博自此陷入“延时发布”、“审核发布”的状况。我的新浪、腾讯微博近两百万读者能看到的微博信息,均是在被审核之后才显示的。


“新闻禁令”在南方系内部曾经是个被高度痛恨的词汇。那意味着不允许记者发声、不允许媒体监督,南方系曾经对此恨之入骨。但当他们遇到揭露他们的“家丑”的信息时,南方系的领导们还是显现出一个“政客”的劣根性,他们会采取一切手段,让你的声音消失。“自由”、“民主”只是一些人欺世盗名的幌子,只要涉及到他们的利益,他们会和问题官员们一样,不择手段的扼杀一切反对他们的声音。


    两年之后,21世纪网特大敲诈案案发,周斌、刘冬等人落网。而那名被我揭露的前领导已经惶惶不可终日。可靠信息显示,上海警方对这起特大新闻敲诈案的调查,正逐步走向深入。除了前述被带走调查的嫌犯,老纪当年揭露的“领导”们也在被调查之列。


  时任南方都市报行政委员会高层的熊北涛是我在后来多次批判的人。2009年9月的一天,正是此人通知我的部门主任,要我到9楼编委会会议室见两个“神秘部门”的人。来者并要求我配合对方工作,对一起涉及群体事件的当事人进行调查。我的拒绝,最终也引发了高层不满,实际上,此事件最终成为领导及其爪牙们将我污蔑为“特务”的源头,也注定了老纪在3年多以后必须离开南方系。此人在后来曾承诺为我澄清,还我清白。遗憾地是,最终在南方系利益同盟的干预下,熊北涛违背了诺言,任由老纪被污名化,此过程在网络上持续了半年之久。


  离开南方系的两年里,被我揭露的人们一度安然无恙,他们仍然发着自己的横财,并习惯性的以“一贯正确”的姿态戏弄着中国的读者和网民们。最可怕的是,老纪经历了两年的“行业进入”。文革式的大帽子一直被扣在我的头上,“五毛”、“精神病”、“特务”、“大师”一切不堪的字眼均与老纪有关。南方系的一些领导甚至在公开场合和私人聚会场合公然要求“媒体不要用纪许光”。


  而其理由竟然是如此可笑——此人举报自己领导,人品不好。这与公开举报单位送礼清单,而后被污蔑为“叛徒”的那位某央企新闻当事人的遭遇几乎如出一辙。


  老纪在中国人民大学和北京师范大学演讲时,曾经就此现象提出自己的观点——事实证明,中国从官员到媒体、从网络到记者、从商界到普通民众的“全民腐败”和“法不责众”的心理,已经让这个国家陷入本末倒置、三观不正的地步。这绝非危言耸听;且看南方系在我辞职之后做出的动作——在我辞职半年之后,恰遇网络贩子朱瑞峰向我举报重庆不雅视频(雷政富)事件,老纪微博实名揭露之后,引发巨大反响。雷政富在63小时后被宣布免职并立案调查。而可见的事实是,自此之后,中国网络反腐掀起风暴。


  在老纪对雷政富的实名揭露过程中,在长达63个小时的时间里,网络贩子朱瑞峰躲避、消失;在老纪冒着巨大的风险将雷政富拉下马之后,朱瑞峰以“首功自居”,南方系对其力捧。他们甚至丢掉一个媒体官方微博应有的严谨——被我在万言书中举报的领导们再次下令,动用官方微博@南方都市报 对我进行名誉攻击。


  此事曾引起许多网民不满,以至于有读者和网民调侃道:“老纪为你们南方系卖命的时候,你们怎么不动用官方微博唱臭他?老纪为南方系贡献《河南洛阳性奴案》、《武汉飞跃疯人院(徐武)事件》、《记者通缉门(仇子明)事件》等一系列独家新闻报道的时候,你们怎么不说他是“精神病”?


   网友们显然不明就里。实际情况是什么呢?老纪来告诉你们,之所以在我还能频繁为南方系贡献新闻作品的时候没有唱臭我,是因为领导们得了好处。


   以记者通济门(仇子明)事件为例,被我和同事杨晓红报道的浙江凯恩股份后来就被21世纪网和南方系狠狠宰了一刀。被我揭露的那名领导,在我们的报道出街后不久,要求我们迅速调整报道思路,将原本对凯恩股份质疑的稿件写作强行转化到对当事记者仇子明的指控。领导们要求,对仇子明是否真的存在向凯恩股份施压进行成稿。而这位领导,在我们的报道扭转至对凯恩股份描述较好的时候,飞赴当地,与凯恩股份老总王白浪“谈判”。和21世纪网周斌交代的手法一致,这位领导很巧妙地向凯恩股份抛出了“橄榄枝”,他老婆的公关公司坐享其成。


  也就是说,前方记者成为领导们敛财的工具。而我得到的命令是“禁令来了,不再对凯恩股份涉嫌勾结警方陷害记者仇子明事件进行报道。”


   中国的新闻审查制度,对任何一个新闻记者都是恶梦。常常以“禁令来了”敷衍一线记者,成为南方系高层的惯用手段。而稿件被删除、被消失的背后,是领导及其培植的爪牙们日益丰盈的钱袋子。


  估计仇子明至今也还没弄明白,老纪的报道怎么就突然转向了?就在今年初,看着他和怀疑他“敲诈”的人对骂,我还曾基于愧疚,向他简要透露了一些当时的情况。


   老纪掌握的信息显示,已经落网的21世纪经济报网对凯恩股份实行了“轮奸”战术。在前述这位领导心满意足走人后,21世纪网的头头和记者们,再次对凯恩股份进行了赤裸裸的“盘剥”。而可怜的记者仇子明得到了他唯一的回报——浙江警方因为我们的报道,登门道歉,并撤销了对他的通缉令。而老纪得到的“回报”则是,在我的万言书举报内部腐败之后,我和当年自己报道的《武汉飞跃疯人院事件》中的当事人徐武一样,被唱成了“精神病”,与徐武相比,或许我唯一应该庆幸的是,自己没有被南方系关进精神院。


  实际上,第四权力失控的危害性远远大于中国官员的腐败;正如落网的21世纪网主编刘冬所言——媒体作为一种公权力,如果使用它的人心怀不端,造成的危害无法想象。长此以往,我们不是社会的推动着,相反会成为价值的毁灭者。


  可悲的是,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刘冬手上多了副手铐。


  菩萨畏因,众生畏果。多年之后,遭到我举报的南方系开始崩塌。老纪的微信圈里炸锅了。@21世纪网 记者不得不开始找工作。老纪很为他们担心,这样的媒体出来的记者哪家媒体还敢要?看到一个@21世纪网 的记者发的信息——“曾是义气风发的好男儿,无奈生活所迫,向领导、向潜规则低下了高昂的头,从此我便是一条狗。低头摇尾,只求一餐饱食。”老纪发出微评: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因当年的万言书存放在异地电脑中,稍后再上此文,供各位品鉴。


 


 


 


 

  评论这张
 
阅读(56773)| 评论(1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