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闻调查—纪许光的博客

新闻热线: QQ 123601057

 
 
 

日志

 
 
关于我

我是老纪,一个奔跑在中国各个角落的新闻记者,我流窜于各个新闻现场,忠实于我的职业。我主张新闻专业主义,我负责报道一切未解的真相!

网易考拉推荐

一个新闻记者的“维权史”   

2013-04-14 17:27: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新闻记者的“维权”史

——关于对文痞@武汉胡新成所谓“山东平度:一个小记者与利益集团的生死对决”一文的反驳 

各位读者:

 

  抱歉。又是我!我是反腐记者老纪 (微博名:@纪许光)。今天,就新闻圈子那些事儿B的诋毁说上两句。

 

   就在最近,因为我的前报社同事,兼山东平度老乡@记录者陈宝成 以及他的朋友在微博上发出了几篇关于所谓金沟子村“强拆”和“血拆”的帖子。我再次被拉入那个烦人的事件。作为记者的陈宝成维权的真相到底是什么?而我老纪发布的消息,和陈及他的朋友)发布的消息,到底谁说的是实话,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

 

  在你决定耐心看完这篇文章(不,更确切的说,老纪更愿意将此文称为一篇骂娘的战书)之前,请理解一个满腔怒火的人的无理,如果本文中一些字眼让各位觉得不舒服,我表示歉意。老纪也不想爆粗口。但老纪更不想掩饰我的愤怒。

 

前述:

  在4月7日,老纪我曾经专门为此事发出过一条长微博。详细讲述了陈宝成及其朋友所描述的山东平度金沟子村的“血拆”、“强拆”并不存在。并且在该微博中,我详细讲述了2012年4月12日,陈宝成在我返回北京的路上致电我,声称手握平度官员贪腐证据,要求本市最高行政者出面与他“谈判”,并称否则将引爆“炸药包”把一些官员送进监狱的过程。那个因为自己家拆迁,在网络上叫骂了6年的记者陈宝成,其实在平度,一直被人所熟知。

 

  当时,本着同乡、前南都同事的情分。我同意了。实际上,陈宝成与山东平度官方的博弈在这个时候,已经持续了6年之久。他因为对平度城关街道办事处金钩子村买卖土地、拆迁存在严重质疑,那些年来,陈宝成与官方之间的斗争就没有停止过。

 

  在过去的那些年,我曾经多次声援陈宝成,但却没有实际介入。原因很简单。我也是平度人,我的家人在那里生活,况且陈宝成的维权,和一个新闻记者对新闻事件的报道不同。事件涉及到的,是他的私人利益。老纪一直不愿意掺和,但那次的电话,陈宝成称“已经被逼到了底线”。兄弟6年,我不想他有事,于是答应了帮忙。

 

  自此,我和本市信访局一名官员,开始了旷日之久的为了此事的调停。本市负责承建的官员甚至专门赴京与陈宝成接触,陈家遂提出具体补偿要求。但后来因为陈母的多变,陈宝成因为担心被“秋后算账”,而导致事件搁浅。这是不争的事实(部分证据已经向前段时间来平的媒体同仁展示)。

 

  赶到平度的媒体兄弟们劝解我,希望我不要继续公布一些对陈宝成不利的证据。我答应了。宝成多年维权,在一开始,确实有被单纯的成分。他不容易。

 

  今天,我仍不对此进行评价。但我今天专门针对网络上所谓的《一个小记者与利益集团的生死博弈》(以下简称该文)一文进行逐一反驳,请各位自行甄别。那些默认“人情可以裹挟舆论”的混蛋,请滚回你祖坟里去歇着。不要再逼我。同时,本文将对陈宝成进行最后一次劝解。

 

第一,    该文作者胡新成,自称湖北法制经济研究会会员,并且是什么“资深媒体人”。

        很抱歉,老纪从业11年,从来没听过这位神仙的大名。所以,你这个资深,是怎样“资深”的。老纪实在不感兴趣。

          但从你的文章中,老纪见到的,是一个脑子基本被驴踢了的愤青。不爱听是吧?在我眼里,你就是这么个货色。

 

       胡先生,你的文章,在全盘藐视事实。你必须给网民一个交代。就如你在文中说,参与此事是因为“当时一股热血冲上心头”,在这种情况下,你的文章有多少理性、客观和说服力,我想已经很清楚了。现在,我来告诉你,也教教你,什么是新闻调查。

 

1、        胡先生文中。对我的身份描述,带有明显的污蔑倾向。你的文章题目号称“调查”,但老纪从来没有接到过你的任何核实、求证的信息或要求。你文中称“一个村民称、老纪初中毕业就离开了平度……后来不知道怎么混了个记者”,似乎我这个记者当的让你很不舒服。

 

   那么好吧。胡先生,我来告诉你,我老纪是谁。1998年,我以全市文科第四名的成绩考上了平度市第九中学。后因家境贫寒,因为欠了同学12块钱饭票,我还不上,老纪羞愤辍学。并于当年冬天,南下广州打拼。

 

  我和陈宝成唯一不同的是,当他在政法大学如饥似渴的汲取着学识的养分的时候,我正流浪在广州某个工业区的电线杆旁,寻摸着上面的招工广告,对于我来说,能够找一份果腹、且包食宿的工作就是当时最大的幸福了。

 

  我干过很多工作,搬运工、保安、广告公司业务员。但我始终没有忘记读书,在打工期间,我读的书足足有4麻袋。2000多页的中国野史,我看了4遍。在此期间,我通过自学考试获得湖北工业大学经济管理大专学历。

 

胡先生,我来告诉你,我是怎样干上记者的。2002年,老纪在广州,通过应聘,到了建设部下属的一家小报驻广州记者站,成为了一名行业媒体记者。

 

自那之后,我老纪就注定了,会被中国新闻史记住。这话很狂是吧?别不爱听,老纪我就是这么认为的。

 

2004年开始,我开始涉足社会新闻的写作,先后在羊城晚报、新快报、南方都市报广州新闻部、深度新闻部等核心部门任新闻记者。11年来,我的作品,是你这个垃圾想到都不敢想的。事实在这里。

 

这样吧,简要列出一点点。供你位大仙参考。远了不说,就说最近3年的作品吧:记者通缉门(仇子明)事件、武汉飞跃疯人院(徐武)事件、河南洛阳性奴案、以至于到现在的重庆不雅视频(雷政富)事件。都是你爷爷我的作品。而且,全部是独家作品,

 

如果你不是个脑残。那么,在你那被驴踢了的脑子里,所能记住的这些新闻事件,都和我的写作有关。

 

抱歉,我不想很客气的和你说话,因为,对于一个文痞,我老纪的习惯是——我不介意用流氓的方式予以还击。胡先生,这话别不爱听。多年来,爷们就是这么干的。

 

2012年,当时在南都任职的我。终于拿到了我的本科毕业证书。这证书,来的晚了些。可爷们读下来了。爷们骄傲!现在的我,正攻读某传媒大学硕士研究生。

 

11年来,为了我的新闻理想。我几经生死,爷们比你这个文痞要敢于担当的多。

 

从业期间,在广东揭阳、广州、深圳的数次采访中,我先后被刀砍4次(攻击11刀)。在广州天河,我被钢珠手枪射击1次(2枪全部打在右腿上)。

 

我死过几次。作为调查记者,我感到无上光荣!我爱我的职业。

 

胡先生,这就是爷们,我是老纪!我就是那个当年从山东省平度市走出来的穷孩子。我就是那个,在你的笔下,被描述成“初中毕业,不知道怎么混成记者”的纪许光。以上,就是我的成长史。

 

二、老纪曾经在我的《记者通缉门事件中的三个伪命题》一文中曾提出——任何新闻元素,皆不能因为其身份的特殊而选择性中立。作为调查记者,我们应该充分采集并核实了解信息源的可靠性。

  但是,胡新成先生,你的那篇蹩脚的文章,实在不怎么样。你的立场倾向明显到可以无视事件核心方的回应。无视你主要写作对象的回应。你甚至没有正面与我接触过,没有听听我的说法。你算什么狗屁“资深媒体人”?你的文章就是这么写出来的?这种文章的可信度会有多高?

 

你在文章中,通篇帮助陈宝成喊冤。这我能理解。这个圈子,人情大于真理的事情,比比皆是。

 

在你的笔下,似乎这位你的朋友陈宝成,就是个维权英雄。我告诉你,你问问来到平度的媒体人,他们听到、看到了什么?别装逼,那个你描述的维权英雄,是怎样通过记者身份,裹挟舆论,并为一己谋私的记者,我老纪电脑里4个多G的证据,足以粉碎你的对这个“英雄”的标榜。

 

从陈宝成自称“手握官员贪腐证据”,到谈判提出奇高的条件,整个过程我老纪知道的比你多。

 

胡先生,你这个搞所谓的调查的“资深媒体人”,为何不向我这个关键的核心人物求证??为何不注重对第三方信息源的核实??这只能说明你的调查,是片面并且带有严重立场倾向的。或者说,你的调查水平,也仅仅局限于此了。你丧失了一个新闻人基本的职业道德。

 

三、你在文章中,自称去过金沟子村。并贴出很多图片(图中男子被打,还有很多‘作案工具’),以证明存在所谓的“血拆”、“强拆”在金沟子村是存在的。

 

你的这种张冠李戴似的写作。试图欺骗所有的网友!是对基本事实不负责任的表现。

 

现在,我来告诉你:你公布的那些照片,确实存在,在我老纪的多次公开微博表述中,包括给朱孝顶的短信中,我老纪曾经不止一次的说过,平度官方在近些年的城市发展中,确实应该为发生在辖区的一些因为拆迁行为而导致的打人、伤人事件负责。

 

但你公布的照片,并非来自陈宝成所在的金沟子村!

 

胡先生,你所贴出的图片,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我来给汇报汇报。其中所谓的“大泥河头村”那位被打的所谓村民。你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吗?

 

我告诉你,那位就是你笔下的“维权英雄”陈宝成的亲表哥及姨父。此人因为在村里争当村官没有如愿,于是携众人组织村改造,被人打了。这个问题,@平度公安。应该为此负责。但是,胡先生,你有意歪曲事实,你并没有详细讲述这些照片发生的地方在那里。那个村子,距离陈宝成所在的金沟子村,足足10公里。

 

胡新成先生,在你的笔下。我老纪似乎变成了一个“不顾兄弟死活”的人。我告诉你,在过去的一年时间里,陈宝成被打、他的表哥被打、姨父被打、我老纪都在第一时间前往,并帮助他们出头。

 在平度市泰安路派出所,我甚至为了给宝成的亲属讨个公道。拍着桌子骂娘。最终,迫使公安高层介入。而你又是否知道,在我以平度市参事的身份,为了陈宝成拍着桌子骂娘的时候,陈宝成在干什么?他躲在角落里。一声不吭。似乎真个事件与他无关。而我老纪就像个疯子一样,帮他的亲戚争取着权益。胡先生,你可看过当晚我的兄弟拍下的视频???

 

胡先生,我老纪比你关心陈宝成,至少在那一阶段,我被真真且且当了回枪。而你,那时估计正在武汉的某个茶楼里打着牌,喝着茶,装着逼吧?

 

四、胡新成的文章始终在回避一个问题。那就是,金沟子村到底有无血拆和强拆。你的文章,将发生在平度其他地方的问题拆迁和金沟子村联系起来。目的是什么呢?胡先生的文章称,他采访了很多村民。但是很遗憾的是,你只采访了“钉子户”。而没有采访已经搬迁的其他200多户村民。你的文章立场,存在严重的不严谨。目前,金沟村这些钉子户,从来没有人去强拆他们!直到现在,也没有。胡先生,你拿着发生在平度其他地方的个别事件,按到金沟子村上,是何居心?我只能认为,你在误导公众!

 

老纪在微博中指出,金沟村村并无强拆和血拆。这是不争的事实。胡先生在自己的文章中,贴出几张平度其他地方的图片。并在文中大量“预设”、“臆断”金沟子村剩余20多户村民的问题。这是严重的不负责任。

 

陈宝成和那位农民出生的@雨声 亲戚,发出的微博,所配图片,体现的,是正在维修的人民路,那些挖掘机,实在挖路基,并不是在拆金钩子村钉子户房子。这是事实,你为何不做阐述??

 

“一个文弱的记者凭借自己娇小的身躯挡着挖土机”。表面看起来,你的文章似乎很感人。但我老纪告诉你,新闻写作不是写言情小说。你为什么不告诉读者,那些挖土机修的是人民路。并且距离陈宝成家至少半里地(500米以上)??胡先生,这是为什么???

 

你在文章中说,全村被拆的一片废墟(对不起,你那烂文章我记不住,但大致如此)。但你为何没有交代这些已经被拆的房子是已经搬迁并同意村改的村民的房子??你为何不向网民说明白,那些废墟并不是目前这20多户钉子户的房子的废墟?目前这20多户的房子依然伫立在那里,你为何不写出来?“资深媒体”人,资深你妈呀!!!

 

胡新成先生,你为何不告诉大家。目前,金沟子村没有签署协议的20多户村民,并未遭到强拆,更没有所谓血拆。你意欲何为?你平度之行的目的,难道就入你文章中所说“一股热血涌上心头”?你这个所谓的“资深媒体人”,又是否知道,当一个记者不能冷静看待事件的时候,会给社会带来什么样的误导??资深媒体人?你配吗?

 

四、胡新成先生在文章中,声称老纪在揭露陈宝成维权真相过程中被“揭穿”是平度市委市政府参事。意图错误引导舆论。把我老纪说成是“政府打手”。

 

  胡先生,你可曾调查过。我这个参事的身份,在网络、电视台、报纸上当时都是头版头条。我老纪还需要别人来“揭穿”我的参事身份吗??此外,在获聘家乡参事这个事情上,老纪多次在自己的新浪、腾讯、搜狐、网易微博上公开置顶,并明确公告“誓为乡亲做实事,不做官家传话筒。并接受全民监督”

 

你文章中,为何对此只字不提?你用尽了对老纪诋毁的字眼。请问你这个“资深媒体人”。你意欲何为?

 

你可知道,在陈宝成被打、声称手握官员证据,提条件、谈要求过程中。我老纪这个“参事”,帮助了他多少?你又可知道?我这个参事身份,是因为帮助陈宝成维权,遭到伏击之后,本市决策层为了我的安全才给的这个身份?

 

胡先生,作为“资深媒体人”。你的调查很不扎实。你有无见到过。我获拼参事身份之后,曾经多次公开声讨平度有关部门办事不力、执法有问题的公告?你凭什么诋毁我老纪是“官方打手”?我获聘参事。半年分文不取,为家乡做事,后因家属严重不满,我依法领取补贴,我错在哪里?我领取补贴,是根据聘书约定。并付出辛勤劳动的结果,我凭什么不能领取?我为我的家乡做了多少招商引资、平息矛盾的工作,你又是否调查过?我老纪拿着这份补贴,我对得起全市140万平度父老乡亲,我没你胡先生写的那么龌龊。为了老百姓,我对官方个别开骂的时候,比现在骂你骂的厉害的多?你又是否了解过?什么叫“政府打手”?什么叫“官方的人”???

 

我老纪告诉你,爷们只是平度140万父老乡亲的人。爷们不是他娘的任何官家的人!!但我感谢平度官方给予我的信任。我的每一次专报,都被高度重视,我为老百姓办了实事。我骄傲!操。

 

胡先生。在我公开揭露事件真相之前。为了避免被你这种不负责任的文痞诋毁。我辞去了这个职务,为的就是不希望大家误会我老纪。你胡某人不问前后因果,上来就满嘴喷粪,你那篇烂文,算什么“调查”??我老纪现在告诉你个好消息。我的辞职申请,本市决策层没有批准,因为我们的官方认为,老纪是在为家乡和百姓做着实事。爷们决定了,继续干我的参事,并且继续为140万父老乡亲服务。至于你这种因为仇视官府,而凭臆断诋毁老纪的货色,我再也不会在意你们的说辞。为家乡父老乡亲做点事情,我老纪感到无上光荣。爷们将继续干我的参事,除非到了父老乡亲不让我干的那一天。

 

五、在这个胡先生的文章出来后不久,新闻界一切不明就里的同仁,开始责备老纪。大家认为,老纪毕竟与陈宝成多年兄弟,不应该在这个时候站出来揭穿陈宝成。

 

好吧,我现在来告诉大家我为何要这么做。陈宝成自委托我给平度官方带话。丧尽良心,老纪已经彻底心死!

 

陈的过分之处,主要表现在:作为家乡走出去的大学生,为了一己私利。借手握舆论公器之便利,干尽了诋毁家乡之事。这是大不义。(声明,还是那句话,家乡有问题,你可以揭露,也可以曝光,但不能因为你是个记者,就把这些事情和自己家的事情混为一谈。你家拆迁,涉及个人私利,新闻报道,是为更为广泛的公共利益服务,陈宝成严重违背了职业操守,老纪不敢苟同)

 

在说说“小不义”:

 

1、           在2012年6月,本人因他家之事,气的住院,凌晨4点被紧急送到医院。陈宝成不顾兄弟情义,携老婆扬长而去,返回北京。当初,老纪为了他的一句嘱托,整整为了他家的事情跑了近4个月。儿子出生都没在产房陪老婆一个完整的24小时。老纪认为,陈宝成完全是在拿老纪当枪使唤。老纪受够了。

 

2、           利用新闻记者身份,裹挟舆论,有意嫁接平度矛盾。试图舆论压制官方,不思正规报道揭露问题,而是默默唧唧为自家的事情,自持手握所谓的证据,并涉嫌“待价而沽”。这种做法,已经背离一个新闻记者最起码的职业操守。严重违背职业伦理。老纪不敢苟同。

 

3、           在人民路修路期间,组织所谓媒体人@雨声 (其实此人是其亲属,农民一个)大发微博,声称金沟子村遭到“血拆”、“强拆”。其实是完全造假。金沟子村根本不存在这些问题。本市官方甚至已经在研究彻底放弃对这20多户人的拆迁。对@雨声的错误言论,陈宝成连起码的阻止都没有,让人惊讶于他的心机之重。

 

4、           陈宝成,你我兄弟7年感情,从此不再!我现在告诉你,正确认识自己在整个过程中先是“手握官员贪腐证据”、然后裹挟舆论、再是“高价谈判”的错误行为。立刻悬崖勒马。不要一错再错,否则,我老纪的证据不会客气。

 

5、           最后。宝成,你在自己微博上公布平度官员的电话,此举让我一家人在平度十分难堪。你这是不义。我当时把这些电话给你的目的,是便于你们之间联系、但你为了你一家之私,置我老纪一家于不顾,你可曾想过,我老纪的家人也要在这个城市生活?你可曾为我的家人考虑????

    

 6、  你的亲哥哥陈宝春,曾经在给我的短信中多次表达某位官员的感谢。并说,从小到大,在你的心里,从来都容不下别人。

          陈宝成,你应该很好的反思。这是你亲哥哥对你的评价。你能想象在我被你气的住院期间。你的哥哥嫂子到医院给我下跪时的无奈和难过吗?

 

       陈宝成,不能否认,你早期维权时的单纯目的。但后来,你变了。我老纪劝你一句,别太自私了。你肚子里的墨水比我老纪多,但要用到该用的地方。不要总是想着自己。否则,你会吃大亏。

 

6、           陈宝成,我老纪很惊讶的看到,在这个胡新成的文章出来之后,你表现出的沉默。某种意义上,胡新成和很多网友一样,都是被欺骗的人。对了,你为什么不告诉这些网友。那位@朱孝顶 律师的律师费是怎么来的??

 

        陈宝成,那是你从20多户还没有拆迁的穷困的村民乡亲手里集资来的血汗钱啊!顺便告诉朱律师。老纪支持你们的依法维权和相关调查。但你们上窜下跳,在网络上把自己搞的跟个“包公”似的。还自称“国家信访局”。并摆出一副“一贯正确”、“道德楷模”的姿态,你们是不是觉得这些村民的钱就那么容易来?你作为律师,拿钱办事可以理解,但是在网上制造舆论错误引导,费尽心机嫁接事件,不应该是你干的业务吧?我直到最后时刻,仍不放弃对事件的调停,你是清楚的。可你和陈宝成表现出的“搅混水”的姿态,本人不敢苟同。你是搞法律的,“舆论审判”和司法程序哪个更重要,你应该很清楚。希望你给陈宝成一些好的建议。

 

7、           陈宝成。平心而论,中国的官场积弊太深。哪里都有问题官员。哪里都会有利益勾兑。但凡事要讲证据。不能臆断。作为记者,这更是底线!官员有无问题,应该用证据说话。不要说是记者,就算是普通民众,也有权利揭露他们,但不管是谁,前提是,不能夹带任何私利说话。否则,一切正义,都是伪正义。

      

         陈宝成,老纪告诉你,不要以为你说的平度的某官员怕你。人家从来都没怕过你。相反,我了解的情况是,对方给你一次机会,又一次机会。从来都没人想着害你。

 

         陈宝成,你的手,应该是拿笔的手,不是拿着那个“二齿钩子”坐在广州路上用一厢情愿的办法来显示自己的“英雄”。作为时政记者,你明明知道,完全可以通过另外的方式见到你想见的官员,但为什么要在那里弄这个行为艺术?然后再微博上大喊一圈。

     

        你的目的,无非是希望引起大家关注,并且给你那些曾经集资的村民一个交代。这你得承认! 反思吧。当然,还是那句话,官员若有问题,就别在那里放空炮。没有意义。

 

        陈宝成,我告诉你,你所说的那个官员,没有怕过你。从来都不存在官员怕你的问题。这我最清楚!建议你正确看待自己身为记者的权利。你手握的是舆论公器,公器不能被私用。老纪不止一次的说过,如果这些人有问题。你大可以通过正当渠道扳倒他。让大家见识见识你陈大记者的能耐,但这不能和你家拆迁的事情挂钩。不要动不动就“手握某某官员证据”,这些把戏没意思。

     

      好了。就写到这里。请大家原谅老纪的愤怒。我不想掩饰这种愤怒!事发至今,我遗憾的看到,中国新闻界其实和那个肮脏的娱乐圈、官场差不多。人情裹挟舆论的事情,就像婊子和嫖客,一直存在着。张开大腿,换取锦衣玉食的勾当一直充斥着。我们太需要理想的舆论环境了(尽管我老纪有时做的也不见得那么好,我有时也像个愤青一样傻X)。

 

      老纪向那些理性、客观看待事件的人们致敬。向那些“因为XXX是我兄弟,所以我们要(用媒体资源)帮他”的新闻界的垃圾竖起中指。

    

       最后,祝愿我的家乡更好。为官者,清正廉明,则无需担忧谣言之攻击。为民者,正当表达,则不会累心伤己。

   

        祝愿陈宝成一家幸福。

 

       老纪永远还是那个老纪。我的联系方式:xinwen@vip.126.com

 

                                              纪许光

 

                                            2013-4-14 晨

 

  评论这张
 
阅读(128180)|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