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闻调查—纪许光的博客

新闻热线: QQ 123601057

 
 
 

日志

 
 
关于我

我是老纪,一个奔跑在中国各个角落的新闻记者,我流窜于各个新闻现场,忠实于我的职业。我主张新闻专业主义,我负责报道一切未解的真相!

网易考拉推荐

老纪独家曝光重庆不雅视频事件始末(更新版)   

2012-11-27 11:33: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调反腐:曝光重庆不雅视频事件始末(更新版)                                                               

       记者:纪许光 

北方清冷的寒流再次掠过面颊,有点针刺的感觉。我吃了三碗米饭,剪了个头发。然后,给爱人打了一个电话。在电话中,我努力地听着5个月的蛋蛋哼哼了几声。然后,和助理@记者张耀天 散步于静安里那条不算宽的小路上。在过去的两几天时间里,我基本上足不出户,同行们的采访累的我几乎虚脱!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小张,咱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想家吗?他点点头“是的,纪老师……”。这个刚刚步入新闻圈的孩子,在过去的1周时间里,随着我经历了一次胜利,也经历了一次跌宕起伏。当然,还有一次尔虞我诈、一次典型的文人相轻。我想,这对他来说,是难得的历练。我确定,大约数年之后,他会因这次的经历感到幸运的。毕竟,不是哪个记者都能经历这些的。特别是在他(她)刚刚步入这个行业的时候。比如,当年的我。

若不是身上带着那堆药,我估计早就撑不住了。曝光重庆“雷冠希”不雅视频事件,又是一次完美的胜利。各方给予了高度的肯定,央视把63小时放倒官居正厅级的雷政富归结为“中国网络反腐的全新纪录”。

但是,仍有很多谜团在我心中久久萦绕:比如,向我提供线索的朱瑞峰先生,他到底想干什么?他在过去的时间里,为何一直躲在角落里观战。新浪和腾讯微博的数据显示,朱瑞峰先生的微博从11月20日我对雷政富的揭露开始,到11月23日上午11时06分,雷政富被宣布免职,并立案调查。朱瑞峰没有发布过哪怕是一条的微博信息,为什么?他在干什么?

好吧,在我看来,朱瑞峰先生也许有他的苦衷。毕竟,这面对的是一个庞大的利益团体,是人都会害怕。在过去的那些年里,我的很多线索提供者,都和他一样,选择了沉默。理解吧。

但让我惊讶的是,雷政富被拿掉、重庆市纪委对我的邀请发出之后,朱先生似乎又不愿沉默了,他跳出来了。咄咄怪事,这人到底怎么想的?他开始不断的说,自己手里还有多个官员的不雅视频,其实,到目前为止,谁都不知道这话的真假。就像在东方直播室,朱先生所言——“我自己都不明白视频里的人是谁。”——朱可能有视频,但是这视频和重庆是否有关系,其实他自己也不见得弄得清楚。

也许朱先生不会想到,其实,早在我对雷政富的揭露进入到第二天的时候,当初和他联系的重庆方面的线人,已经通过邮件给我发来了关于此事的所有的东西。从他拒绝和我同去重庆那一刻开始,我其实已经完全不必在依附于他的报料。但是不行,他是的线人,至少,他的安危,我必须要关注。这也就是为什么,在1月27日,他遭到重庆警方和北京警方“上门调查”后,我连续发出10余条微博为他呼吁的原因了。

 

报道完胜之后。我就那样,思索着、得瑟着、快乐着。那天,我在微博上写道“在我的从业履历中,被放倒的问题官员,又多了一个‘正厅级’……”。其实,在我的报道第三天之后,我的任务就已经完成了。重庆市市委宣布对雷政富免职、立案调查之后的事情,已经不归我这个大头百姓、小小记者管了。那是属于司法的范畴。比如,现在重庆方面的调查。

就在重庆市委宣布对雷政富免职、立案查办的当天。在网民一片叫好声中,杂音也开始出现了——有人说我高调、有人说我个人英雄主义,还有人说我借机炒作。但是,有几人知道,老纪的“高调”,是如何的事非得已!我把自己放到了阳光下的背后,是多少的辛酸?我面对的,是一个多么强大而有力的对手。我还有更好的选择吗?其实,我并不介意被质疑。因为,中国的反腐事业中,像我老纪这般高调的,也确实太少了。我完全能够理解一些人的不同意见。那么好吧,我承认我的高调,如果阁下能够和老纪与网民一道,用高调的方式多多放倒几个问题官员,我想网民们不会介意也向你致敬的。 

老纪痛心的是,在自己冒着巨大的风险,付出辛勤的劳动并取得成果之后,那些令人不愉快的声音和刺耳的叫嚣。竟然来自于业内。我能理解一些人,见不得别人“一夜成名”(其实这个词汇不适合我,当你看完下面的文字,你就会明白)的痛苦。好吧,下面,我来和你说说本人曝光重庆“雷冠希”不雅视频事件背后的故事。自此之后,我还将继续我的高调反腐,只要这个国家和我的读者们需要,我义无反顾。

实际上,从事新闻记者职业11年,其中调查记者8年。老纪已经用自己的作品和行动说明了自己的实力。我已经不需要标榜自己什么了。如果各位还有印象,那么以下这一串的作品,或者能让你回忆起什么吧。远的就不说了,说时候近3年来的作品吧,或者看完这个,大家对那些质疑老纪“炒作”、“搏出名”的想法就会有不同的认识了。

2010年7月。记者通缉门(仇子明)事件,老纪独家首发了这一报道。并最终获得成功,浙江警方撤销通缉令(内部刑拘追讨信息)、并赴京向被通缉的记者仇子明道歉。

2011年4月,武汉飞跃疯人院(徐武)事件,老纪父武汉实地调查,并连续发挥系列报道。因为上访而被关进武钢精神病院的武钢集团职工徐武于不久后,被释放回家。

2011年9月,河南洛阳性奴案,因为消息被严密封锁。老纪突破重重阻力,成功独家报道了这个一事件。并引发巨大社会反响,当地公安机关多名高层收到追责。洛阳市市委常委公安局长郭丛斌,在我的报道之后。公开向全社会道歉。

……

这一连串的新闻事件,我相信很多人都记得住。它们,不是巧合。是老纪11年来对新闻职业的执着和努力成就的。不是谁的一句话就能抹杀的。我想,我早已经不需要炒作什么来彰显自己,在很久之前,老纪就已经不需要靠着某件事情来为自己博取什么虚名了。以上这些已经是很好的说明了。

此次重庆不雅视频事件,老纪之所以选择高调反腐,背后的辛酸,无法诉说。我也有父母妻儿,我也知道什么叫做性命攸关。老纪之所以把自己放在阳光下,是因为我需要一个能让我的勇气更加充实的理由。众所周知,重庆是一个充满了“故事”的地方,我能做的,就是要把自己放在阳光下,只有这样。我和我的反腐行为才更加安全。我想,我说的已经够明白了。

但是,在此之前,我决定听从朋友们的劝导,最后一次阐述自己的立场。谨此答谢那些给予老纪宝贵支持,并和老纪一样,日日夜夜跟踪关注重庆“雷冠希”不雅视频事件的网民们。 

首先,我至今认为,自己对《重庆不雅视频事件》采取的“微博播报”属于新闻报道的范畴。我不是一个墨守陈规的人,在一个全媒体的时代。我们应该学会,在诚实写作的基础上,让自己以更为广泛的传播手段向受众传递信息。而微博平台无疑是最值得尝试的手段和方式。我庆幸与自己的选择。如果此事,我将之放在严肃媒体上报道,我的稿子恐怕又不知道变成什么样子了。过去11年的经验告诉我,对于一个在职厅级官员的报道,严肃媒体是极为谨慎的。他们会让一个记者的稿子变得连“自己的妈妈都不认识”。传统上,这被认为是新闻侵权规避。但我个人认为,某种意义上,是一种自宫的表现。我选择在微博上,在忠于事实的基础上,在谨慎求证,谨慎写作的基础上,尽量向公众传递了足够的信息量。并最终引发巨大关注和社会效应,我和我的读者以及网民们赢得了这场胜利。 

但是,就如在吃一顿丰盛的大餐。在我的读者和网民们已经酒足饭饱之后。突然,我们在餐桌的一个阴暗的角落里,发现了几只蟑螂。其实,它们的出现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我和读者们完全可以抹抹嘴离去。视而不见就是了。 

可老纪是个有洁癖的人。我决定不拍死那几只蟑螂(因为我是虔诚的佛教徒,我有我的信仰)。但我决定念念经,唠叨几句。 

2012年11月20日晚上20时许,报料人朱瑞峰先生通过我的新浪微薄@纪许光 私信向我报料。其中,他发来一个连接,内容描述露骨之极。在我点击打开之后的接下来的几十秒里,是我和雷政富先生第一次“谋面”。确实,太震撼了。 

我问朱瑞峰先生“你为何不自己曝光,要找我。”他的回答简单且直白——“我的粉丝少,影响力不够。”,说着。还没等我继续发言。他发来了第一个压缩文件,那里面是视频和几张截图。并开始介绍起雷政富的“丰功伟绩”。(见以下图片可以证实:当时,朱瑞峰主动找到本人,并向本人报料,且主动发来视频文件,并提供了雷政富的手机。根本不存在老纪向他索要线索,或者以任何南都的名义向其索要线索的问题。最为重要的是,图2中的对话,可以充分证明这样的问题——朱瑞峰先生,只是个向本人报料的线人。他并非报道和揭露者(而事实也已经毫无疑问地说明了这一点。而他当初的解释是“我的粉丝太少。事实上,我们可以从他的微博在本人揭露此事件支出一直保持静默这一点上,就不难看出这一点。我说明这个问题,并非否定朱先生向本人报料的功劳,而是希望那位在网上公然叫嚣@冯军槐溪先生 看清楚。你的那篇《纪许光的荣荣辱》一文是不负责的。是对全体网民和公众的欺骗。我只能将此文视为你在本人和网民们取得舆论监督的重大胜利后的酸朽及羡慕的表现。)

高调反腐:曝光重庆不雅视频事件背后 - 纪许光 - 新闻调查—纪许光的博客
 
高调反腐:曝光重庆不雅视频事件背后 - 纪许光 - 新闻调查—纪许光的博客
 
高调反腐:曝光重庆不雅视频事件背后 - 纪许光 - 新闻调查—纪许光的博客
 
高调反腐:曝光重庆不雅视频事件背后 - 纪许光 - 新闻调查—纪许光的博客
 
高调反腐:曝光重庆不雅视频事件背后 - 纪许光 - 新闻调查—纪许光的博客
 
 
  对话继续中(图片省略,稍后见凤凰网独家视频)……
 
  (以下截图,是朱先生通过QQ向本人提供第二批视频的全过程)
高调反腐:曝光重庆不雅视频事件背后 - 纪许光 - 新闻调查—纪许光的博客
 
 (此时,本人获得了原始视频文件。用向本人报料的朱瑞峰先生的原话说,他所提供的这个版本的文件,就是原始文件,是“证据”,请看,同样是他主动找到本人,向本人传递了这个文件。而这个视频和网上流传的那个,虽然男主角均系雷政富。但版本是不同的。)
 

   好了,继续我的话。我得承认,我差一点犯错。在他讲述完毕之后,我转出了他的报料。因为当时的我,觉得他已经挂出链接 ,即便是有误差,责任也不在我。但很快,我意识到不对。首先,作为新闻记者,我和非职业新闻人的朱瑞峰先生不同,我不能在未经求证的基础上就冒然出手。那个时候,我的微博影响力,其实已经有目共睹了。如果大家忘记了,老纪来提醒一下:早在2012年1月6日,中国第一份由媒体和高校合作的第三方微博调查报告——“中国微博影响力调查报告(2011年)”发布。该报告由中国传媒大学传媒经济研究所、四川大学新闻传播研究所、浙江大学传播研究所、南开大学文学院传播学系、华南理工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等5家权威研究机构和四川日报报业集团全媒体中心联合推出。我的微博@纪许光 就已经入选在册。这意味着,我必须谨慎的发言了,这个荣誉的背后,是读者们对老纪公信力的信任。不是开玩笑!这个情况,详见此链接:http://tech.sina.com.cn/i/2012-01-06/10256609228.shtml ;于是,我删除了最早发上新浪的那条博文。我决定,至少在求证之后,才开始动作。 

  微博的影响力,我确实要大过朱瑞峰先生很多,那个时候,他的粉丝数量不过区区几百人,即便是腾讯那边,也不过千人左右。他向我报料,并坦承“之所以找我,是因为自己的微博没有影响力”。我能理解。我知道,朱瑞峰找到我,是下了一番功夫的!可我毕竟是个新闻记者,我需要求证。于是,我继续向朱了解雷政富不雅视频的来源和其他相关信息。在此期间,似乎是为了佐证自己的说法,朱瑞峰再次给我发来压缩文件。哦。天啊,这确实是雷政富吗? 

  我跟朱瑞峰要了雷政富的手机,并对雷政富进行了一次长时间的采访。一个官居正厅级的重庆北碚区委书记,屈尊和我聊了近5分钟。在我的意料之中,期间,雷政富一直在不断的否认相关细节。他对是否认识周小雪(真名赵X霞),并对其曾经动用警力进行抓捕矢口否认。当然,雷政富书记没有忘记向我示好——咱们可以做朋友的。本人对雷的采访,详见凤凰网独家:http://v.ifeng.com/news/paike/201211/74bffc10-f143-4a53-8085-63bc290537c6.shtml  

可惜,雷政富遇到的,是较真的纪许光。老纪多年来的习惯是,遇到此类,一定是刨根问底。我会以最不知疲倦的方式向事件的核心靠拢,这是我的职业习惯!质疑,是一个调查记者的生命。 

同时,我开始发动重庆的媒体资源,调查朱瑞峰报料的可靠性。当晚的反馈是令人震撼的。朱瑞峰先生的说法,基本属实几成定局。 

于是,结合雷政富的回应和其他所得材料、录音等,我认为,我做到了信息源三靠近的基本职业要求。我开始谨慎的发出了第一条微新闻。说它谨慎,是因为我用了大量的求证性的口吻。我的本意很简单,雷政富、重庆当局,你们的回应将是我进一步跟进的基础。 

一时激起千层浪。网民们的关注,开始让事件迅速升级。我的第二、三、四条文博信息,也开始呈现。这个时候,公众关注度暴增到数百万。而我的微博粉丝数量,在一天之内上升了15万人。

我谨慎的观望着重庆方面的反应。第二天,@重庆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官方微博就我的披露做出了正式的回应。重庆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援引重庆市纪委的话说,已经注意到相关信息,并正在核实。我知道,我的披露,初步取得了成效。我太了解信息传播的规律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雷政富的那段性爱视频被挂上了网。我在自己的微博上曾多次表示,这个视频并非本人所挂。因为,作为职业新闻人,我不会容许自己靠挂出这种视频来“吸引眼球”,这是向公众传播不良信息。而我的微博写作,只是为了佐证自己的质疑和求证,挂出了几张截图而已。一直都是如此。老纪认为,这几张截图足以促使当局回应问题和质疑了,我没有任何必要再挂出那段视频,更何况,上面还打上了“人民XX网”的水印。我不想成为某些网站的宣传代言人。 

于是,网民们的好奇心理开始被激发。在这个时候,很多人私信于我,希望要视频的“种子”。我只能笑笑,将之视为一种玩笑吧。我不会给他,这不符合我的职业伦理。任何人,都不行。但让我为难的是,我的一些同行竟然也来和我要这个视频的“种子“。很明显,他们认为那段出现在网络上的视频,是我挂上去的。其实,真的不是。呵呵。 

报道继续进行。这种递进式的呈现方式,在确保我的信息传播安全的前提下,让我有了更从容的空间——你不动,我不动。你一动,我必动。老纪那种惯有的究竟的心理,在这个时候是那么的光芒,抱歉,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我要的,就是一个事件的真相。 

随后,重庆反面开始和我联系。并表示希望我前往重庆,显然,他们希望从我这里知道些什么。我拒绝了。网友们(此时,我的微博粉丝数量已经暴增到20多万)几乎一边倒的呼吁我不要前往。是啊,那个充满了故事和政治闹剧的城市,确实让人望而却步啊。 

话分两头,我对朱瑞峰产生了好奇。比如,他当初为什么找到的我。真的像他所说的那么简单吗?在一次电话采访中,朱瑞峰在我猛烈追问和不依不饶的求证之下,终于承认——视频的原始提供者,是雷政富的同事(政敌)。并且,再次向我讲述了雷政富的故事,并且,在这次通话中,他讲述了视频的原始提供者在2012年11月4日赴京与其秘密见面的全过程。 

让我觉得背后发凉的事情,其实不仅仅是这些。就在雷政富被宣布免职并立案调查后不久。有北京同行电话我,提醒我去看看朱瑞峰在新浪、腾讯的数个微博。我于是上去看了一圈。我发现,朱的行为之怪异,超过我的想象。从11月20日我的第一篇揭露性的微博发出,至2012年11月23日上午11时06分,朱瑞峰这位向我报料的线人(我一直这么认为)的微博一直处于静默状态。他没有发出哪怕是一条原创微博。

北京的同行说,老纪,你被耍了。我开始怀疑这位线索提供者。和我以前所有的报道一样,朱瑞峰是成就我报道和写作的人。我其实情愿以一种更为善意的目光审视他的种种怪异的行为。

我要求他,必须把原始的视频给我,否则一旦发生法律纠纷,我也好有个证据。在我的坚持之下,朱瑞峰,终于通过QQ将那个没有打上水印的视频传给了我。这段视频,单纯从内容上来说,更赤裸,更丰富。同时,也更坚定了我的判断。我的揭露和写作不会有任何问题。同时,我将这段视频拿给了在某司法鉴定中心的朋友,我们在两个多小时的时间里,使用专业设备,对视频中的男子和雷政富被人进行了“影像比对”。当天,这位朋友拍拍我的肩膀说道“结论很简单——这货就是雷政富。” 

好的。我的决心被坚定了!于是,我的披露更加猛烈。终于,人们见到了那份通报——重庆市委宣布将雷政富免职、立案查办。在这个时候,重庆纪委与我的联系也更频繁了。他们迫切的希望见到我。见我不去,甚至主动提出,由高级别的领导带队,到北京见我也行。我说我改变主意了。我去重庆!对方在电话中如获至宝般高兴——好的,您的安全我们绝对保证!谢谢您。谢谢您。 

我之所以答应去重庆。是因为,我发现,此时网友们的情绪,已经从对雷政富本人的高度质疑转向了对重庆当局的质疑。网民们的关心,让我倍感欣慰的同时,也感到了一丝凉意——社会啊,你都成了什么样子了?!我在微博中写道“网民们之所以不希望老纪去重庆,正说明了我们这个社会信任的缺失……” 

作为职业新闻人,我不想这种负面的情绪继续下去。那是对社会的不负责任。我想,我的前往,并且与重庆方面达成友好的某种统一的意见,对引导社会舆论向着良性发展的轨道上回归应该是有助力作用的。于是,我决定踏上那架航班。

但是,说实在的。前有@李庄 案后有王立军案。我还是担心自己的这种赴约有多少安全可信。于是,我决定,既然要去,就公开的去。这样,我就在阳光之下,全国近千万人的关注,就是我最好的安全。于是,我高调的出现在重庆机场了。 

是的,我承认,我选择了高调显身。但是,请问,谁还有更好的办法保证我老纪的安全吗?我一直认为,我的这种高调和公开是正确的。并且至今不后悔。

强大的关注度,让我确实安全了。但遗憾的是,重庆市纪委对此似乎十分不满。我们下飞机后,在入住酒店时,一些人的态度就让我感觉到了后背发凉。当晚,在中山三路上的7天连锁酒店内,我和同伴们拒绝了出事身份证。雷政富在当地主政多年,我不希望我和同伴的信息被录入那个随便一个民警都能查到的系统中。于是,双方不欢而散。我抱着一个良好的目的的重庆之行,也就这样结束了。我不认为某些自诩为“法律大师”的人的说法是正确的,如果你是我,你能做到“乖乖听话”,那么好吧,我向你表示敬意。很遗憾,我做不到,因为,在赴渝之前。我的重庆方面的信息显示,雷政富在当地的势力之庞大,甚至已经触及到了和我接触的纪委这个层面。我无法说服自己“听之任之”。我没那些法律大师那么奴性。我坚决不会允许和容忍违反承诺的人的行为。另外,我的两个同伴是无辜的,我也必须要为他们的安全做充分考量。而撤退,是最好的选择了。 

 说到这里。我有必要说说,我的手机在一落地及发生异常,我知道那是什么。重庆方面的“诚意”体现在这里。我已经心寒。此外,当晚,在酒店大堂内,数名便衣男子,对我们的秘拍和侦听,让我十分反感。我是做调查记者的,那些身影以及他们所携带的挎包里的物件,我太清楚了。所以,我向那名带队的候姓领导当场宣布,暂停和贵方的一切接触(全程录音)。 

回到北京。大批量的媒体采访开始出现。其实,在重庆下飞机时,被媒体同行追着采访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已经做好了这个准备。我开始疲于应对这个过程,我尽量的满足着大家的要求。因为,我也是个记者。我知道,在抢夺新闻的时候,那种不容易。我每天的睡眠时间和开始发布雷政富事件那天一样,只有4个小时左右。除此之外,我继续发布微博,对雷政富的问题进行披露。同时,对重庆市纪委那位在酒店里向我们叫嚣“不登记身份证我们就走……”的黎姓男子开始进行质疑。并对整个过程进行了还原。重庆市纪委未对此发表不同意见,我想,他们很清楚,我们若公布证据。足以说明当晚在酒店发生的一切,责任该由谁来负。 

重庆市的公告再次让我和我的读者、网民朋友们振奋了。就在这个时候,他们公开发布公告宣布——将对雷政富的问题一查到底,且“绝不姑息”。这铿锵有力的表态,让人振奋。而此时,重庆市纪委又开始和我联系了。首先,他们表示愿意信守承诺,报销我和同伴往返重庆的差旅费用。是啊,那是我的爱人垫付的钱。老纪一介穷酸书生,为了一个问题官员,我不可能垫付这几千元。我们,毕竟比不上那些问题官员!况且,重庆市纪委的“我们承担你们往返的所有费用”的承诺在先。 

我知道,我们赢了。网民们巨大的关注度和舆论的焦点,让重庆(雷政富)不雅视频事件到了一个必须给出说法的地步。在这个时候,我作为一个记者的任务,已经完成。我可以退出了。

提请大家注意的是,在整个过程中,让我觉得奇怪的是,朱瑞峰先生。在赴重庆之前,我曾经电话告诉他重庆市纪委的邀约。但是,朱先生在电话中态度是坚决的——“除了中纪委,我谁都不相信。你也千万不要相信,因为雷政富在重庆市纪委内部有关系。” 

我知道,我的劝说没有奏效。于是,也不想为难他。我只身前往重庆也就是了。而实际情况是,朱瑞峰先生不仅对重庆市纪委表示怀疑,他在我的披露进行到关键的时刻时,甚至一度消失。比如,在我赶赴重庆的前一晚,他的手机突然与外界失去联系。当时,我非常担心他的安全。我立刻将此情况在微博上进行了通报。腾讯微博的管理者@铁肩侠(高志)也十分担心,当晚,在我定的提议之下,高志甚至无奈向北京市公安局进行了报警。所以,有些人说我将朱瑞峰先生的安全不当回事,简直是莫名其妙。最为重要的是,朱瑞峰先生从一开始,就没有要求我保密他的身份信息。他甚至在我的微博披露发出的第二天,和我一起,实名接受了腾讯组织的微访谈。详见:http://zhibo.qq.com/mbask/6156/index.html 

在这个过程中,我多次公开向网友们介绍朱瑞峰先生,并多次提议网友们向他表示敬意。因为,那个时候,在我看来朱瑞峰向我报料的举动就是值得我尊敬的。但是,我对他在接受微访谈时的一些说话的方式,表示不能认同。这不是一个职业新闻人应该说的话。比如“我已经做好了准备坐雷书记的大牢”、“雷书记还要继续升官发财、泡妞的”。这些话,让我对他的专业水准产生了怀疑。但是,我也不便评述,想想算了。也许,这就是一位直言直语的人吧。尽管他在接受微访谈的时候,那种不失时机的为自己的网站做广告的做法让我觉得不太好。但是,我觉得这没什么。要是中国多几个这样的网站,岂不是百姓之福?只要是基于事实基础上,敢于为名请命的,都值得尊重。我觉得,朱先生也许需要对外宣传一下自己以及他的网站。于是,在第二次做客新浪时。我再次公开向朱瑞峰先生表达了敬意。我觉得,在哪个时候,我仍然对朱瑞峰先生怀着极为友好的态度的。他向我举报本身,就是一种勇气。我有责任,把这个人,告诉大家。这是我第二次公开的赞许这位民间人士。其实,在我的微博上,我已经多次对他的行为表示了赞许,对他的安全标示了担忧和关注。作为一个记者,我觉得自己做到了关心和保护我的报料人的基本职责。

这个访谈,详见:http://talk.weibo.com/ft/201211237795  

话回到前面,但是,让我觉得怀疑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朱瑞峰失踪之后约20小时,我终于和他联系上了。而在我的报道取得重大关注的时候,朱瑞峰先生的微博一直处在静默状态。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后来,有人告诉我,朱瑞峰先生的网站,素来有“敲诈被监督对象”、“收取一方钱财,监督诋毁另外一方、替别人卖命”的名声。

闻言甚为惊讶。不会吧??但是,我的几位同事和同行都向我反馈过来同样的消息,这些人们告诉我,这种民间的网站,因为缺少管理和制度规范,一直存在这样的问题。并提醒我,不要被人利用了。否则,为什么朱瑞峰先生不冲在前面呢?或者,至少他应该主动和大家说点什么吧?比如,他失踪20多小时,我的微博通报发出之后,他出现的时候,至少应该出面和大家报个平安。 

我很感谢这些朋友的提醒。但是,我是做调查的,我要的是证据,我不想因为这些口述性的评价,而改变对朱瑞峰先生的肯定。但是,另外,万万没有想到的情况出现了。朱瑞峰在我的披露已经获得成功的前提下,开始出面接受“采访”,而这些采访是明显针对我的。

比如,朱瑞峰说,我曾以“法务部要备案”的名义向他索取原始视频。而他的这句话,很快被别有用心的人用上了。比如,新闻界公认的,我的死对头@小党(张书舟)等人。开始借此大肆对我进行攻击。这里插播一句。张书舟,早在本人还供职于南方都市报期间,就因为本人多次抢先发表重大新闻稿件,对本人心生怨恨。这个矛盾,在很多公开场合,早就均被大家知悉。而因为质疑此人在天涯社区当斑竹时(此人早年的ID,就是天涯社区的“党指挥枪”。关于其历史,网友们搜索便知)的一些为人所怀疑的行为,此人,也一直是很多网友所严重质疑的对象。本人在离职南都前夕,与该报另一部门负责人因琐事产生矛盾,小党再次发挥其善于“站队”的处事风格,对本人进行大肆攻击和污蔑。这些,在本人离职时,留于@南方都市报 内部OA的万言书中,早就有体现。就不在复述了。 

张书舟等人,在面对本人取得重大胜利后。又开始了对本人诋毁和攻击。张及其党羽声称本人在辞职之后,仍然打着南都的旗号在采访。其实,这本来就是个天大的笑话,我懒得回应,我知道我的对重庆不雅视频案的揭露再次取得巨大成功,又一次激起了@小党 (张书舟)那颗善于嫉妒的心。当年,因为和某人闹翻,我留下一封万言书在南都内部OA上,愤然离去。我的辞职,在整个中国新闻界,人尽皆知。我不需要解释这个问题。但是,很快,一段针对我的视频出现了,朱瑞峰在接受某记者采访时说“老纪确实以‘法务部要备案’的名义和我索要过原始视频……”而他的这句话,被人断章取义第理解为“纪许光以南方都市报法务部的名义向朱瑞峰索取原始视频”。这个用意是明显不过的——新闻抢不过你,我就搅屎棍子缠着你。让你不得安宁。我这种人,只能说其人品是永远不可能在我这里得到认可了。 

呵呵,一出表演。让我啼笑皆非。在每天接受采访之后的闲暇之余,我立刻找出了采访朱瑞峰的6段电话录音,逐一播放。从头到尾一秒不差的听了一遍。自己没有任何一句是以“南都”的名义采访啊。至于“法务部要备案”。我的天,难道只有南都有个“法务部”吗?朱瑞峰先生的专业水准,再次受到我的质疑。可怜的朱先生,被我的对手们利用了。

有人提醒我,将这些录音挂到网上。我拒绝了。因为在我看来,这样的事情其实是不值一驳的。重要的是,我的披露是成功的。并且,重庆方面的回应和公告已经足以说明,我的披露时真实、准确、可靠的。

而我在接受凤凰网采访时,也将朱瑞峰先生当初是如何主动找到的我,并主动提供的视频以及接受我电话采访的录音予以了提供。我想一切都无需再争论了。若不是现在有点闲散时间了。我还真是懒得说这个问题了。 

再说说那位自称自己首先掌握了这个事件的新X报记者小冯(网名@ 冯军槐溪先生 )。这位据说出生于88年的年轻后生。着实是着急的很。他在一份长微博中大致是这样说的,这个新闻线索他是最早掌握的,并向所在报社报题。但被我以微博播报的形式抢了先,感到极为不快。并称,我欺骗了朱瑞峰先生。(抱歉,因为确实没认真看过,记得不是很清楚,但大意如此)。 

看看这个年轻的孩子和他着急的表述,我觉得有点隐隐的辛酸。孩子,新闻来料既然拿到了手,为何不及时调查,并完成你的写作、传播呢?难道一定要等着新闻线索放在你的抽屉里变成发黄的照片,你才专业了吗?是啊,新闻圈子某种意义上说,就是个名利场。你赢了,你输了,就是一战的问题。这位年轻的后生,在未向我求证的情况下,就匆匆写下——老纪向朱瑞峰索取了视频,并以抢着在微博上发布了。目的是为了增加知名度和粉丝数量。这个文章通篇渗透着一种对本人抢先揭露重庆不雅视频事件的怨恨。连基本的求证都不曾有,我很惊讶于这位后生所在的单位当初是怎样把他招进去的。 

呵呵。好吧。我于是在做客搜狐微访谈时(这个访谈,详见http://t.sohu.com/talk/1016386 ),除了对支持的网民和读者表示了感谢之外,也对一些问题进行了严肃的回应。在这次访谈中,老纪对这个网名为@冯军槐溪先生  的后生进行了这样的回应——“新闻就是一场战役,一场阵地争夺战,即便是你先拿到的新闻线索。为何不报?你应该把这种事后表白的精神,化作勇敢揭露的心。那样,也许读者们才更能买你的帐。在事后跳出来编造一点花边消息,实在就可笑了。 

凤凰网的张真瑜和他们摄像及一位美女记者在看完我向他们展示的朱瑞峰先生主动向我报料并提供的视频记录以及听完我采访朱瑞峰的电话录音后,一屋子人不仅放声大笑——呵呵,小冯同学还是年轻了一点。作为一个记者,连基本的求证观点都没有,着实令人有些担忧,这位小冯记者将来的路,可要注意了。真瑜和他的同事们清楚的知道了整个过程后表示,将很快剪辑成影像文件,并于近日在凤凰网推出。我笑道“澄清一下也好。” 

而凤凰网最大的收获,我想不仅仅是终于弄清楚了整个事件中,老纪是如何坚守新闻专业主义和职业操守的。更重要的是,我给了他们一个独家。那就是,重庆不雅视频事件背后,一场复杂的人事、利益斗争的证据(或者说,至少是佐证材料)。那场专访,就在大家的笑声中结束了。 

而我,在接待了最后一批记者同行的采访之后。也开始平复自己那颗激动的心。是啊。63小时,我和我的读者以及全国的网民们,共享了一顿反腐大餐。是那么的完美、漂亮、干脆。中央电视台的评论说,这开创了中国网络反腐时间对快、效果最好的历史,我十分欣慰。于是,我开始公开的答谢我的读者和网民们,其实,我知道,他们,才是真正的力量。老纪,只是做了一个新闻记者该做的。在秉承新闻专业主义的基础上,在坚持公正、客观、真实的基础上,我忠诚的写出了这一事件,并进行了有效的传播。而网民和读者,就是我最大的支柱。  

我在各个大学和新闻院校讲课的时候,都会重复这样的话——中国从来都不缺少优秀的文人,但我们的社会之所以变革艰难。就是因为这当中的很多人,把自己的毕生精力都用在了相互排挤和相互算计以及钩心斗角上。中国的文人们,没有信仰。而没有信仰,意味着没有底线,没有底线,因为着可以无恶不作…… 

不要认为老纪是在危言耸听。回顾中国近代史,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这些。因为内耗,而造成的历史悲剧已经太多太多。而我,只想做好我的新闻。我无意于和谁争论什么。但就如我在本文前面所述。雷政富一案,将作为一次成功的案例,出现在我的从业历史上。他必将被载入中国新闻史、反腐史。我坚信着这一点。老纪和那些渴望社会公平正义的人们,用我们最不知疲倦的方式,向有关方面要了一个说法。这是难得的胜利啊。 

幸福于全国读者的关注的目光和追求公平正义的宝贵力量。我们赢了!可是,在整个重庆不雅视频事件中。中国独有的“文人相轻”和急功近利也彰显无遗。 

人们。反思吧……

                                        

       新闻老兵、重庆“雷冠希”不雅视频事件独家揭露者 :纪许光

        2012年11月27日凌晨于北京三元桥

       更新于2013年1月30日(广州)

 

 

 

 

 

 

 

  评论这张
 
阅读(870509)| 评论(125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