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闻调查—纪许光的博客

新闻热线: QQ 123601057

 
 
 

日志

 
 
关于我

我是老纪,一个奔跑在中国各个角落的新闻记者,我流窜于各个新闻现场,忠实于我的职业。我主张新闻专业主义,我负责报道一切未解的真相!

网易考拉推荐

洛阳性奴案:制度缺失造就的苦果  

2011-09-29 21:26: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刊载于2011年9月29日《南方周末》评论版面F30。刊载标题为《洛阳性奴案 谁最该内疚》。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洛阳性奴案:制度缺失造就的苦果 - 纪许光 - 新闻调查—纪许光的博客

 作者:纪许光 (南都深度报道记者 河南洛阳性奴案揭露者)本文作者简介:http://baike.baidu.com/view/2508827.htm

    注:在连续7稿独家报道之后,洛阳性奴案该画上一个句号了。南都此次绝对的独家报道,不仅是对“个案”的报道,由此引发的一系列专业领域的思索也应该被重视。比如,在保障民众知情权的前提下,记者该如何挖掘独家新闻并对线索来源予以保护的思考。又如,在报道恶性事件中,记者该如何把握信息披露尺度的问题。等等……

   洛阳性奴案,是一次完美的胜利。这胜利属于全体民众,民众知情权必须得到尊重。谨以本文,对事件报道进行总结。感谢在此期间对老纪和 @南方都市报 给予关注和支持的网民、读者。也感谢洛阳公安(@平安洛阳)在事后的积极配合。

                                                              南方都市报深度新闻记者 纪许光 2011年9月29日

以下文本,系未删略版本。请以《南方周末》刊载文本为准。

 

  地窖、谎言、性、杀人与埋尸……发生于地下4米深处的洛阳性奴案,在被“国家机密”了20多天后,被我解密了。因为我的报道,古城洛阳被推到了风口浪尖。洛阳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郭丛斌,在我的第三稿报道刊出后,终于打破沉默——“向全市人民道歉”。洛阳官方称,公安部在今年6月曾下发规定,对正在侦办的案件,严禁对外披露细节。但同时,他们承认“虽有保密规定,但与媒体沟通不足”,并称“愿意建立完善的、符合实际舆情需要的信息发布机制”。一切看起来都很好。我们赢了。

 

  为我提供信息保障的老刑警说,在那次局党委扩大会议之后,郭丛斌痛哭了40分钟。因为我的报道,8名分管副局长中,有多人可能面临必须辞职的境况。

 

“求你不要再写了。就到这里吧!他们知道错了。”老刑警的一席话,让我坐卧不安。不知为什么,一股莫名的“内疚感”涌上心头。绝对独家的报道在满足了读者和受众的需要之后,我从一个采访别人的人,变成了一个被采访的对象。这让我不能适应。这不是我的工作。

 

  实际上,我所掌握的情况远比现在已经公布的多。洛阳性奴案主犯李浩的童年、成长、家庭关系……以及那几个被解救出来后,旋即又被刑拘的女子的故事,我均掌握;2年多的时间里,那个位于洛阳市西工区凯旋路的地窖中发生的一切,足以让所有人震惊。可实际上,我和洛阳方面一样,对稿件进行了“保密”处理。我不能宣扬暴力、宣扬血腥。我不希望自己的稿件以这些元素作为吸引眼球的砝码。或者,这些秘密只能出现在我的回忆录里或者日后的著作里。可现在,我只能在诚实原则下“选择性披露”。所以,要说将洛阳性奴案“保密”了,我和洛阳方面一样,都是应该被指责的。

 

  “保密”不成反被引爆的结局,体现了我们在信息披露制度上严重缺位。即便公安部的白纸黑字的“保密规定”对各级公安机关具有约束效力。在洛阳性奴案,仍集中体现了3个问题。其一,李浩在长达4年时间里,有计划、有预谋、完全丧失人性的作案,当地公安机关是否存在“失察”的问题。毕竟,凶案发生在你的管区,你就得负责。否则百姓之安全,何以保障?其二,按照洛阳警方的说法,案件侦破之后,也因“防止模仿犯罪”和“太过血腥”的考量而未作信息披露。那么,作为公安机关和新闻机构,该如何适度公布信息?制度上如何保障和健全呢?很可惜,我们没有答案。其三,作为新闻记者,该如何在“诚实写作”原则下披露新闻事件而又能兼顾保护消息源(线人)?很遗憾,我们没有立法。

 

  在洛阳市公布的被停职处理的4名警界高层中,并没有我的线人。从这个层面上说,我的确成功了。文字信息显示,这些人被停职,系因“工作责任心不强”。可信息披露制度的缺位给我们双方带来的苦果是显而易见的——身为记者,我们的这种挖掘和报道,没有立法的支撑,我们很无力。这也就是为什么当我遭质问“谁给你报的料”、“你这是在侵犯国家机密……”时,忙不迭地发出求助微博的原因。我担心,在谈话过程中自己“被消失”。这不是玩笑,更不是“炒作”。这样的先例已经不止一次的发生在这块土地上。我也有妻儿、父母。我也会害怕。

 

  在我的对面,曾经试图“保密到底”的洛阳官方最终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他们需要以一位干了一辈子公安工作的局长的眼泪和检讨,来为事件“买单”。我想,我的那种莫名的“内疚感”大概是这么来的——郭局长乃至整个洛阳警方中很多人的职业生涯因为我的报道,而平添了一份“不光彩”。可是,这不是我报道“洛阳性奴案”的初衷。我的职业属性里,从来都有一种特殊的基因。那就是“冷血”。习惯上,我们叫它“冷静”或者“客观”。所以,在保障公众知情权这一点上,我没有选择,即便可能面临危险,我也不能退缩。这就像洛阳警方侦破和解救被囚禁的女子一样——我们都是职责所在,使命使然!

洛阳连日的大雨已经停止。我也将继续出现在下一个新闻现场。我真的希望,那种潜意识中的对抗和排斥,不要再出现在我们之间。民智已开,在一个信息爆炸的年代,是没有什么“机密”可言的。

 

  评论这张
 
阅读(1512438)| 评论(197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