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闻调查—纪许光的博客

新闻热线: QQ 123601057

 
 
 

日志

 
 
关于我

我是老纪,一个奔跑在中国各个角落的新闻记者,我流窜于各个新闻现场,忠实于我的职业。我主张新闻专业主义,我负责报道一切未解的真相!

网易考拉推荐

消失的金华海:尊严,还可以靠什么来维系?  

2010-05-28 01:53: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纪许光作品 2010/05/28

  连续两个月的奋战之后,“中国第一传销大案”调查终于出现在《南方都市报》深度周刊的纸面上。累啊,整个人都要散架了。我和战友们,几乎放弃了一切属于自己的时间。《南都》对新闻产品的高度严谨和苛刻,再次考验了我们的韧性。

  这是一起在2007年度,被列为公安部督办的中国7大传销大案之一。44亿元的涉案金额,让这个案子高居全国传销案榜首,“中国第一传销大案”可谓实至名归。那些侦破此案的权利机关们,因此居功至伟。

  可在调查过后,我只能用“乱套”和“凄惨”来总结整个事件。那些以正义的名义忽悠了全国26万海民的官差们,玩大了,也玩过了。在我们的产品完成后。我终于可以放下一个记录者的中立和冷血。选择说上几句。

  10年来,我的笔触,从未触及这块土地。我知道,在某些人眼里,我的出现,是不受欢迎的。皆因老纪不会歌功颂德。此外,作为山东人,总是希望家乡能好一些的。因为这样的愿望和私心,我推掉了无数次的关于这个区域的采访。

  现在,数个国家公权机关,在侦办号称“中国第一传销大案”时种种让人感到匪夷所思的举动,迫使我放下私心,和我的战友去转上一圈。我并不高尚,可也不龌龊。读者在需要我们的时候,我们知道,必须义无反顾。我们用10天的时间,遍访了山东金华海传销案分布在山东、河北、天津、沈阳的“海民”。

  人们害怕极了。那些因为参与金华海传销案的家庭主妇们,几乎清一色的被“通缉”过。被追逃和羁押的经历,使得她们不再相信任何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一切有关命运多舛的字眼,用在这些大妈级的戴罪之人身上,都不过分。天津客户邱云华的丈夫郭树武,死在了陪伴妻子逃亡的路上。那个深夜,她花2000元从河北保定将丈夫的尸体拉回家乡。郭树武出殡的那天,官差们手持她的照片,包围了送葬的人群……,时隔不久,邱云华连同她那个从小就瘸了一条腿的妹妹邱云凤,被抓获归案。和所有的人一样,交钱、取保、走人。今天,提到死去的丈夫,已经神志不清的邱云华还嚎啕道“早知交钱免灾,何必逃亡啊。”

  那些曾被羁押到看守所的海民大妈们,在看守所里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为了记住同伴的名字,身陷囹圄的她们用肥皂、废纸记录下对方的联系方式。这也为南都的全面介入留下了宝贵的资源基础。

  排斥、试探、猜忌充斥着整个采访过程。“中国第一传销大案”的采集过程可谓艰辛。我清楚的记得,在前往当地银行打印交易记录(这是核心中的核心)的当天,邱氏姐妹是如何的突然变卦。邱云华说“斗不过他们,丈夫死了就死了吧。”她最终也没有站出来。这导致我们的调查陷入困境。离开天津静海县那个偏僻村庄的当晚,我的手机上出现这样一段文字“我已经不再相信……”

  我无法忘记,那些个当事官差,果断挂掉我们电话时彰显出的机敏。我们连续的采访函件犹如泥牛入海……。在居功至伟了很久之后,在金华海非法经营案的所谓“终审判决”之后,在他们看来,也许一切都该结束了罢?

  那些被罚扣和收缴的钱款哪里去了?曾经的“通缉犯”们反映的侦办机关开具“白条”、收钱、放人,到底是怎么发生的?那些在金华海主要涉案人员已经被抓获后,还不停地向帐户里汇钱的海民们,为何没有得到警示?当事者需要答案、海民们需要答案、社会公众需要答案。乃至高高在上的“仙界”们,恐怕也需要点什么吧?

  连番奔跑过后,我们疲惫不堪。在山东滨州街头,我们花20元买来一块猪头肉,就上几瓣大蒜,了以果腹。那是山东人特有的习惯。善良的人们说,我们是朋友,去吃点好的吧。我有些恼怒——“在我们眼里,只有被采访者,没有朋友。”我知道,这话很冷血,以至于那位曾经因为金华海案件,选择堕胎维权的女孩儿眼里泛出泪花。可我,有什么办法呢?

  作为调查者,我和“海民”们这样说起:媒体不是执法机构,记者也不是法官。我们不能评判谁对谁错,我们的责任在于,将调查所得,以文本的形式呈现给公众。是的,这是我们存在的唯一价值。不仅对海民们,对所有给予我们信任的当事人,我都曾这样说起。

  南都的生产,向来是严谨的。金华海传销案深度报道16000字,历经7此修改、补充。近2个月后的今天,我们以4版连发的形式呈现给读者们。稿件刊载当日,我们的电话被打爆了。有祝福的、有感谢的,当然,还有骂娘的……,这没什么,习惯了。

我们可以回敬的,只是沉默。在必要的时候,向那些选择骂娘的人们竖起中指,恐怕也是可能的。

  金华海消失了。高达数亿元的涉案资金最终在判决书上体现的,只剩下区区150多万。在我们的调查中,海民有记载的散步、反映记录就高达数十次。可每次,都被告知“正在调查。”

  老纪很想骂人,譬如那些吃着皇粮却不做实事的官僚们;譬如那些因为惧怕,而选择逃避和不配合的当事者。可我,不能这样。我是个记录者,不是道德的审判者。在这些人眼里,他们也有自己的立场。比如,事不关己、欲盖弥彰。比如,多年的逃亡已经完全扭曲了她们的心智……。作为佛教徒,在职业之外,我选择理解。

   在我们的报道之外,这只是一篇记者的手记。这与新闻产品相比,我的情绪有些激动。可抛开中立、客观,以及那些冷血般的职业要求。我是一个具有是非辨别能力的社会个体。对于那些官老爷们,我恳请你们,做点该做的事情吧!

  家宝总理说过,要让人民活的有尊严!是的,请别再让那些为了寻求公正和真相的人们,在冰天雪地里长跪不起。

  同时,提醒那些选择威胁和骂娘的。在结果(我说的是真正的结果,这和敷衍、造假弄出的垃圾无关)出炉之前。我们的交锋,还没结束。

 

附:《中国第一传销大案的艰难救赎》 本文刊载于《南方都市报》2010年5月26日深度周刊A01-04版

         文章链接为:1:ttp://gcontent.nddaily.com/d/20/d20be76a86c0d71c/Blog/f35/637644.html?t=1274980186

                                   2:http://gcontent.nddaily.com/d/20/d20be76a86c0d71c/Blog/c77/0e4282.html?t=1274980186

 

消失的金华海:尊严还可以靠什么来维系? - 纪许光 - 新闻调查—纪许光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22520)| 评论(5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