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闻调查—纪许光的博客

新闻热线: QQ 123601057

 
 
 

日志

 
 
关于我

我是老纪,一个奔跑在中国各个角落的新闻记者,我流窜于各个新闻现场,忠实于我的职业。我主张新闻专业主义,我负责报道一切未解的真相!

网易考拉推荐

记在佛历2553年六月十六皈依佛门时  

2009-08-06 23:52: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纪随笔之七十 纪许光网易首页:http://xinwen.blog.163.com/

  我是个自认有些佛性的人。幼时,便对佛门禅宗极富热忱;后来的若干年里,我的命运如陀螺般转动,有时激昂、有时萎靡。少不经事的我,把自己交给了自以为是。

  10年前,我到达岭南的第一站并不是广州。而是那个距离韶关翁源县城稍近的官渡小镇,在那里,我考取了谋生的第一个敲门砖,那是一本“保安上岗证”,从此以后总算有了生存的砝码。在我的《天地良心——我的新闻调查之路》一书中,我曾对此有过较大篇幅的表述。

  对于一个只有18岁的孩子,那个证书着实给我带来了很多现实的东西,比如,我可以找到一份在某大厦里的工作,并有一顿饱饭吃。

  遗憾地是,轻浮倔强的我没有坚持那个职业,那个证书似乎在我请工友饮酒时作为抵押送给了一个小卖部的老板。命运的陀螺在转动了很久以后,成就了现在的老纪。至少,我是个有理想的新闻人……

  为了更好的体现自己的价值,我把全部的热情和青春都给了这个职业,我知道,类似我这般出身,倘若不努力呈现我的最大价值,恐怕就没有今天了。我和别人的起跑线不同,为此,我必须更加努力的对待我的工作,以确保我不会被淘汰,以呈现我那微薄的、但却很自以为是的“力量”。

  基于上述原因,我把命都拼上了。于是,10年后,一场突入起来的病,将我送进了广州以及北京的各大医院和国内最顶尖的专家和那些仪器面前。后来的结论是,长期的压力导致的焦虑症和惊恐症。

  生病期间,我多数时候都是怕死的,我惊恐的望着周围的每一个人。尽管医生告诉我,我的生命体征表现正常,那种快要死亡的感觉在医学上叫做“濒死感”,是由于长期的焦虑和疯狂的工作以及大量的酗酒引起的。

  后来,我学着适应那种状态,在病床上,我思考最多的是“我这辈子对不起多少人?”、“某年某月某日,我曾伤害过谁吗?”、“我的朋友有哪些?他们中哪些是我曾经对不起的?”……,诸如此类。

  我告诉自己,若可以继续活下来,必以一颗宽容的心去对待身边的人和那些过去很容易让我较真的事儿。后来,我真的好起来了,那场奇怪的大病让我在对待自己人生的态度上发生了改变。从那以后,那个较真且咬牙的狂徒变得平静,那些诸如“稿费为什么这么少?”、“为什么我不能做个官?”……等等的埋怨不复存在。

  我知道,活着就是福根、就是福报……

  8月4号,我的一位好友盛情相邀:“一起去趟北边吧,那里有个寺庙,据说挺好。”

  前一阵子疲于奔命的我何尝不想“偷机逍遥”去?于是,未加思索便满口应承。是日,我来到了那个有着300余年历史的别传禅寺。

  别传禅寺方丈系友人之友,据说在出家前,曾与之把酒言欢好不痛快。鉴于这样的渊源,我们得到了寺庙方的悉心接待,我们可以有一间睡房并可尽享别传禅寺的斋菜。

  方丈释顿林法师,俗岁48。初见其人颇感亲昵,这位有些闽地口音的法师言语中透露出的对佛学理解的深刻让人敬佩。

  “我上山15载,颇有占山为王之感。”一壶上好的普洱茶沏上,法师诙谐幽默的谈吐让人无有佛、俗之悬殊的“隔阂”,是的,佛说:“众生即佛陀、佛陀即众生。”

  席间不知哪位冒出一句有些溜须之嫌的话语:“和方丈大师坐在一起,顿无初上山之劳困,清凉之感顿至。”法师闻言又是一句:“我想和这紫玉台的空调也是很有关系的……”众人又是一阵欢歌笑语,此时,那刚刚爬山的劳困确已无存……

  是夜,顿林方丈闲步于禅寺幽径之间,突然发问:“尔等谁的毅力比较强?”众人有些愕然,面面相觑。好强的我举手高呼:“俺还不错,方丈啥事?”心想,禅寺正值大规模升华扩建之际,想必是有啥体力活要吩咐吧,纪某这身子骨,应该可以挑些砖头、抬些木头之类的。

  见有回应,方丈笑曰:“与我同去修禅。”

  我有些惶恐地跟在法师身后步入禅堂,我知道,佛家修禅之地乃是无上紧要之所在,法师的邀请让人确有受控若惊且腿肚子打转的感觉。

  在简单做些吩咐后,方丈带我与众友中两人步入正堂跟随众僧做了为时1个时辰的禅课。这是我生命中第一次!入定后的空无,让我对方丈的点拨心怀感激。

 次日清晨4时,别传禅寺的钟声响起的时候,我第一次进入大雄宝殿,第一次感受到那让人顿生清爽之感的佛经乐律,做了人生中第一次完整的佛课。

 上山的三天时间里,我与方丈倾心相诉,凡俗得失、佛性经理可谓无不触及。是夜,跟随前往的书法家秦绪凯先生不知何故突然问起:“何为皈依?”

  法师一番讲解后,沉默的我终于忍不住了:“师父,此为我多年夙愿,不知此行可成否?”大师回应:“有慧根即成。你有。”

    于是,一切顺理成章。佛历2553(公历2009)年农历六月十六,丹霞山别传禅寺,早课后,我被唤入方丈禅院,在这里,上师释顿林方丈亲持皈依之礼,并福赐法号——修悟……

记在佛历2553年六月十六皈依佛门之时 - 纪许光 - 新闻调查—纪旭光(纪许光)的博客

我与上师释顿林方丈合影于粤北丹霞山

礼罢,独自站在别传禅寺云台之上:韶关,这里不正是10年前那个背着行囊的孩子,漂泊岭南的第一站吗?10年后,这里成为我皈依佛家的福惠所在,冥冥中,那些沉浮的故事逐渐远去,那些困扰了多年的心结逐渐解化,那些曾经的“嗔、痴、妄、癔”逐渐在佛乐中涤去……

  10年,我在自己的职业之外,找到了心灵的归宿。上师点化:“心静则佛。”在奔跑了若干年后,我竟一朝悟道。

    心静则佛。在我皈依的前夜,智海大师一篇云游散文深深地烙刻在我的心灵上:知来处,缘来珍惜;知去处,缘去放手。空其所有,心无怖碍……,此为清凉世界。

  下山前,上师说:“好好生活,凡事多以换位思考待之,等你悟了,便授五戒。”而此刻,我也终于明白上师方丈的良苦用心——“修、悟”。

  感谢六祖圣灵,感谢上师福惠。我想,在我的职业旅途中,那些彷徨失落将不复存在。在我的生活轨迹上,那些痴迷困扰将得以化解……

 

  评论这张
 
阅读(11068)| 评论(8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