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闻调查—纪许光的博客

新闻热线: QQ 123601057

 
 
 

日志

 
 
关于我

我是老纪,一个奔跑在中国各个角落的新闻记者,我流窜于各个新闻现场,忠实于我的职业。我主张新闻专业主义,我负责报道一切未解的真相!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对“一稿放倒3警察”和那声狼嚎的回应:  

2009-07-10 19:57: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纪随笔之六十八  纪旭光(纪许光)网易博客首页:http://xinwen.blog.163.com/

  一番折腾后,随着肇事交警被刑事拘留、两名违规办案的出警人员被停职查办,“交警午夜飞车撞死打工仔”事件终于在那一纸通知后,落下了帷幕。

  本稿《南方都市报》独家首发,作为新闻人,我不知道该如何描述这个一下子毁了N个家庭的事故,也许乐于冒尖、乐于挑战的个性使然吧,在稿件呈现上,这是让我很满意的一次。

  我清楚的记得那天前往交警大队事故处理中心时的场景,悲痛欲绝的家属将我围了个水泄不通。死者曾俊杰的姑父说,在我到达现场之前,无助的他们曾向他们所认为的“敢说话”的媒体打过无数次电话,然而当天真正介入的,只有我们。

 昨天晚上,还是那家酒楼,同城媒体的一个聚会让我有些沾沾自喜。同仁们给予了本稿前所未有的高度评价。我很高兴地,有些唐突地、骄傲地说了句“这个赞扬,我接受。”是的,那些官宦言辞以及6月28日那场大雨挡住了很多同行的脚步,那个倔强地我,没有。

  文人相轻也好、自命清高也罢。我说过,新闻记者这个圈子是个不怎么抱团的地方,不过,昨天晚上,坐在我面前的同行们还是让我感动了一次,小潘说:“老纪你Y疯了,一稿子放倒3警察,最近还是小心点。别太冒尖。”

  我知道,那是很善意的提醒。作为同样冲在一线的战友、对手,他们清楚地知道,这样的稿子背后隐藏着巨大的风险。

  我沉默着、得瑟着,就这么看着眼前的人不停地报以羡慕或者嫉妒的目光。有谁知道,交警撞人事件刊发的第二天,我已经领教了那些所谓的“风险”。

 稿件刊载的那天,报社跑线记者说,“上面”有人要找你谈话,于是在下午4点半的时候,我的电话里有个狼一般的声音:“你就等着吧。”

  感谢,领导总是体贴的,在一切都已经炸开的时候,他说:“安排几个兄弟和你一起跟进,别总冲在前面,我要保护你。”

  大家说,老纪用3000个文字放倒了那个肇事的凶手、放倒2个到了现场,却违法办案的警员。但自此之后,我的名字恐怕是很多人痛恨的词汇了。

  老婆有些惊恐的看着我的同行们有些小题大作的评述并不时地向我投以无助的眼神。在回家的路上,我轻轻地安慰着她“有关系吗?对于那个已经破败不堪的我来说,一切的恐吓都是无谓的。放心!”

  爱人回应我的,是手心里那淡淡地汗水。

  完整记录我所调查的事实,是我的职业底线。多年来,我的从业旅程就像浪尖上的小舟,几经跌宕后,仍可倔强地前行,就因为那个理想。

  从完稿那天开始,没有人再问过我的近况,包括当事人家属。哪怕是一句礼节性的问候都没有。也许在他们眼里,作为一个记录者,肇事者被抓、违法者被停职后,我的作用已经消失殆尽了罢?作为新闻圈子里的老人,这没什么。

  是啊,人们常说,在众人那里,只有当对与错牵扯到自己切身利益的时候,真相才变得重要。否则,一切无干,那些冷漠的让人痛心的眼神已经是很好的说明了……

  鉴于这样的现实,我有时觉得自己挺可怜,妈的,人的良心到底值几斤几两?

  对于那些盯着我的人,我得说上两句,作为记录者,我无意放倒谁,可只要你错了,你做了,我和我的笔锋就不会放过你。在心底深处,我和我的调查对象从来都不应该是对立的,无论你是高官富豪抑或路边盲流,在我这里,都一样,在特定的时候,你只是我的文章里的符号。

  老婆说,结婚了,就安稳点吧。我也曾无数次地、如此这般地劝慰自己,可当我开始奔跑,一切都被弃于九霄云外。

  我常说,自己坚决反对快餐式的硬新闻,我希望自己的新闻作品影响的不仅是当下、不仅是昙花一现。基于这样的愿望,和很多同行一样,我总希望我的稿子影响是深刻的、是长远的。

  新华网后来的消息称,此事惊动了公安部领导,省里也给予了高度的重视。各方终于动起来了,肇事者被抓、违法者被依法查办。表象上看,此稿成功地发挥了媒体监督的作用。可我真不希望动辄就以这样的方式来诠释新闻的成败。

  那被抓的,被查办的,他们本都有很好的前途,还有那两个为了“照顾自己人”违规办案的民警。可谁能告诉我,如果我不把那些恶心事揪出来,22岁的曾俊杰该怎么办?他死了,他的前途呢?还有他那只有两岁的儿子,孩子的前途呢??

  所以,事物永远是相对的,你做了、你错了,就得领罪。而我,就是那个在你们企图隐瞒真相的时候,揪出真相的人。反之亦然!

  明天继续奔跑,在自觉一切还挡不住我的时候…… ,当然,欢迎那恶狼一般地嚎叫继续骚扰,奉陪到底!

  《交警撞人》见报电子版链接:http://news.163.com/09/0629/04/5CUV0G0U000120GR.html

关于对“一稿放倒3警察”和那声狼嚎的回应: - 纪许光 - 新闻调查—纪旭光(纪许光)的博客关于对“一稿放倒3警察”和那声狼嚎的回应: - 纪许光 - 新闻调查—纪旭光(纪许光)的博客

  交警撞人:原稿全文 未经删略:

纪许光作品:本文刊载于《南方都市报》2009年6月29日 A04版 (附刊载电子版封面及内文)

     (原始稿件,本文未经删略)  老纪网易首页:http://xinwen.blog.163.com/

广州交警午夜驾车撞飞打工仔    出警人员违规办案企图掩盖真相

采写、摄影 《南方都市报》记者 纪许光

  核心提示:

见到曾俊杰的时候,这位年仅22岁的广东揭阳在穗务工小伙已经奄奄一息。28日凌晨2点30分的那场车祸导致其严重颅脑损伤。昨日13时25分,中山大学黄埔医院外伤三科的重症监护室里,主治医生廖创新说,缠绕在曾俊杰身上的监护设备以及氧气机最多还能维持他2天的生命……

  昨日的广州大雨倾盆,事故现场的血迹已经淡去。但在曾俊杰家人心中,那些未解的谜团仍困扰着整个家庭。——“肇事者为什么被莫名放走?事故处理单上为什么只有伤者的资料而肇事者资料只字未提?”、“为什么在事故发生近7个小时后肇事者才被安排做酒精测试?这样的测试在将来案件定性上还有多少价值?”

 记者调查发现,肇事司机系广州黄埔交警大队在职警官。面对肇事者的特殊身份,家属坚称一切都是人为的,有人曾希望掩盖事故真相。

 午夜惊魂:打工仔被撞飞50余米 家属质疑出警人员违规办案

    28日凌晨2点30分,广州市黄埔区石化路两侧的商户被一声闷响吓了一跳。在石华桥附近开士多店的何先生循声望去,一辆急速行驶的小车将一辆电动单车撞飞,电动单车上的人在空中翻腾几圈后重重地跌落到地面上。

  “我当时正准备关门休息,车祸来的很突然,那个年轻人被撞飞出了得有近50米。”何先生说,肇事小车车牌号码为粤AG555Y,在记者赶到前,现场仍有大量血迹。

“交警现场勘察过,他们告诉我,我侄子被撞飞的距离足足有50米远。”曾庆睦说。

  昨日中午,在曾俊杰家人的带领下,记者对现场进行了步测,从家属描述的肇事小车车头位置到曾俊杰落地的位置总计39步。

  事故发生后,作为第一个赶到现场的亲属,曾俊杰的妻子曾丽容对丈夫被撞出50米的说法也予以了确认。

  “我当时赶到现场,看到那个肇事的小车车头已经完全损毁了。我丈夫的一只鞋子掉落在路边,从那个车头到我丈夫落地的地方相隔的很远。”曾丽容说,肇事的小车式一辆越野车,现场处理的交警曾清楚的告诉他,曾俊杰被撞飞了整整50米。

  “那车的时速应该在100公里左右,我自己也开车,知道怎么回事。不相信可以调出闭路监控看看。”同为知情者的田武彪指着现场的一个闭路监控设备说。

  昨日上午10时50分,记者驾车在事发现场实地走访时发现,由于石华侨附近正在施工,这个路段的限速标志清楚的标明,该路段车辆限速为每小时20—40公里。

  昨日上午11时20分,广州黄埔区交警大队事故处理中心门口,曾俊杰的家属们前来讨要说法。家属称,在此之前,已经有多位现场目击者向他们证实,肇事司机是一名交通警察。

 

  “事故现场很多人告诉我们,这个肇事司机经常在事发路段执勤。穿的是交警的警服,肩膀上好像有两颗星的。我们断定他的身份不一般。要不然也不会这样对到我们。”曾俊杰的姑父曾庆睦说,事故发生后,到场处理的交警暂扣了肇事小车后很快将肇事者放行。最让他们不能接受的是,出警人员在填写相关文件时对于肇事者的身份做了隐瞒。

  为了证实自己的说法,曾俊杰的亲属向记者出示了一份编号为4401092006001136的《道路交通事故处理联系卡》,记者发现,在这份交警部门的制式文件上,出警人员对肇事方的姓名、联系方式等的资料只字未提。对于这一点,曾家人表示不能理解。

  “这是有意的隐瞒,是严重的违规办案。”曾俊杰的妻子曾丽容说,在记者介入调查前,交警部门给家属的答复是“因为当时肇事者需要去筹钱,没来得及填写肇事者资料。”

  对于这样的答复,曾俊杰的家人表示无法接受。

医院:伤者颅脑损伤严重 性命不保已成定局 神秘人送5000元医药费后消失

  “这个小伙子肯定是救不活了。最多两天,肯定是要过(死)去的。伤的太严重了。”昨日下午13时20分,中山大学黄埔医院外伤三科主治医生廖创新说,曾俊杰被送到该院时所有生物反射均消失殆尽。后被诊断为严重颅脑损伤,除此之外,曾俊杰左大腿股骨头骨折。

  “那个肇事者从撞人到现在就没露面过,这让我们很失望。”曾俊杰的岳父曾育宏说,28日凌晨3点多,曾有一名神秘人士到医院支付过5000元的抢救费用,自此之后再也没见到肇事者露面。

办案民警:肇事者确系在职交警 早上8点30分接受酒精测试

  昨日中午,广州黄埔交警大队两名领导前往事故处理中心与家属进行谈判。对于家属的质疑,黄埔大队蒋姓副队长称正在对案件进行调查,请家属耐心等待。

  在黄埔大队事故处理中心,记者见到了参与谈判的广州市公安局黄埔分局文冲派出所高树荣警官。在记者的一再追问下,高树荣承认,肇事司机叫范戈扬,系黄埔大队在职民警,其所驾驶的车辆系私家车。

  “他们说,早上8点30分左右肇事者才被抽血做酒精检测。简直岂有此理,事故发生都7个小时了,这样的检测还有什么用?”曾俊杰的家属引述谈判中警方的说法时称,在谈判现场,家属仍未见到肇事司机和事故认定报告。

  昨日参与谈判的黄埔大队一名警号为014622的警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回应,不管涉及哪个级别的警员,一定会秉公处理。

  但对于家属质疑的“事故处理单上为何没有肇事者的资料?”、“为什么肇事者在事发7小时候才接受酒精测试?”等问题,参与谈判的民警没有表态。

  “他们官官相护,从事发出警开始就有人希望隐瞒真相,我们希望上级公安机关能介入调查。他们做的手脚太多了。我们不再相信他们。”曾俊杰的亲属们说。

 家属:曾遭劝“不要与官斗”

  曾俊杰24岁的妻子曾丽容说,自己和丈夫都是广东揭阳人,06年登记结婚,婚后育有一子。事发前在黄埔一带靠打工为生。事故发生后,曾有不少亲友劝说其放弃追究。

  “他们说,那人(肇事交警范戈扬)是当官的,大家都说不让我追究了。从昨天到现在,处理单上隐瞒肇事者资料、酒精测试遭拖延7个小时等已经说明他们的能耐很大了。亲友们说,我斗不过他们,可我实在说服不了我自己。这个说法我要定了。”曾丽容说,昨日中午的谈判中,黄埔大队领导除了对家属做出安慰外,没有任何实质性进展。

  昨日下午,记者试图采访处理本次事故的出警人员陈振荣和曹锡联,对其为何没有如实在《道路交通事故处理卡联系卡》上填写肇事者详细资料和家属关注的“为何当场将肇事者放行”等问题进行求证。但没有得到黄埔交警大队回应。

法学专家:出警交警存在严重违法 家属可依法提起诉讼

  对于家属质疑的诸多问题,北京大学法学博士、知名律师李柏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交警部门在处理这一事故中明显存在违法,家属可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道路交通事故处理卡联系卡》作为交警部门的制式法律文书,出警人员没有如实填写肇事者资料,存在违法。此类制式法律文书是处理交通事故的重要法律依据之一,出警人员应现场对事故双方资料进行如实、详尽的填写。反之,则违法无疑。”李柏光博士说,“急于筹钱,没来得及写”的理由实在过于牵强,家属可依法向出警机关的上一级公安机关反映,请求对其违法行为进行认定。

  对于肇事交警范戈扬在事发后7小时才接受警方酒精测试的问题,李柏光博士说:“这是严重的不负责任,酒精测试关系到案件的定性,出警机关的这一做法显然有失公正。7小时完全可以改变酒精的检测数值,改变案件的性质。家属若对此问题存在异议,可寻求诉讼途径对出警机关提起诉讼。

  评论这张
 
阅读(18784)| 评论(26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