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闻调查—纪许光的博客

新闻热线: QQ 123601057

 
 
 

日志

 
 
关于我

我是老纪,一个奔跑在中国各个角落的新闻记者,我流窜于各个新闻现场,忠实于我的职业。我主张新闻专业主义,我负责报道一切未解的真相!

网易考拉推荐

战威海:11.12调查手记和那些善良的渔民们  

2009-11-19 23:24: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纪许光网易首页:http://xinwen.blog.163.com   新闻实操手记

  每一次的外派,都千遍一律。我用一种职业新闻人习以为常的行为奔跑并将自己的稿件通过光纤传回到后方。我的责任,在于将自己调查所得以文字和图片的形式完整呈现给我的读者,并以此获取那微薄的收入,了以糊口。

  在提笔写下这个标题的时候,我的心绪是纷乱的。山东,生养我的地方。10年后,一起发生在威海双岛海湾大桥的、导致13人遇难的特大坠海车祸将我再次和这个地方联系起来。遗憾的是,我不能摇旗呐喊般“唱响主旋律”。在一切都让我感觉生硬的时候,我和我的行为只能选择这个词汇——“战”!

  13条生命,在我多年的调查记者从业旅程中,不算是最多的。我知道,这话有些麻木,有些冰冷。可当我和摄影记者郭现中在威海殡仪馆登记处“获取”到那份冰冷的A4纸张的时候,我的心仍被触动。那些在2天前还鲜活的他们,被以符号的形式记录在册。生命,在那样一个地方,出奇的安静之外,让人叹畏。

  很奇怪,那几日,威海的天那么的阴冷。我不知道,那些从千里之外赶到当地的“南蛮”们是否有这种感觉。或许,亲人的逝去,已经让他们来不及细品这初冬的严寒了罢……

  没有哀号、也没有求助。出乎我意料之外的,这些来自南国的遇难者和生还者亲属们对我们的到来是那么的排斥。我清楚的记得,赶到威海的那个晚上,我是如何被警察和一名生还者的家属从病房里赶出来的。也清楚的记得,那些死难者的家属在面对我的镜头时,是何等的冷漠和排斥。

  后来,我不得不改变策略,从外围逐步打开家属们被冰封了的心灵。我和摄影在寒风中徒步数公里,绕行到出事的双岛海湾大桥,采访那里的渔民、目击者。企图还原“11.12”事件在发生的那一瞬间的一切。

  在威海的3天4夜的时间里,我领教的,是当地有关部门的搪塞和麻痹。我领教的,是家属们让人惊讶的排斥。还有,当地市民那“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刻意回避。最让我痛苦的,是当地媒体在面对那一纸禁令时的那种无奈的畏缩。我在想,在这样一个城市,我还有可能找到善良或者真实吗?

   踌躇的时候, 双岛海湾大桥底下的渔民们让我感受了一丝温暖。不仅仅因为他们是“11.12”特大客车坠海车祸的救援者,还有他们那双被海水侵蚀了的双手以及那个包子。

  11月15日,结束了对渔民杨庆平为时20分钟的采访后,我们走出那片浅海。突然,一个让我心颤的声音响起——“小伙子,你穿的太单薄了。来家暖和一下吧。”

  未及推辞,老杨头和老伴已经将我推进家门。这是个典型的渔民家庭,简陋的渔舍里,除了几张破网,几乎一无所有。10分钟后,阿姨变戏法似的捧出两个用玉米叶子裹着的菜包——“吃吧,可怜的孩子。”

  那是个在我印象里,属于10年前的家乡人给予的善良。10年后,怎这般沉重?!

  怀揣着包子,我将之包裹于那间单薄的外套下,迎着寒风追赶前面正拍照的现中:“哥们,快吃。是热的。”

  与现中是第一次合作,我记得他接过包子的第一句话“给我拍一张。”

  冷风中,现中说,我追上去的时候,脸是通红的,就像被打了鸡血。是啊,那一瞬间的感动啊,那么撕扯我的心肺。

战威海:11.12调查手记和那些善良的渔民们 - 纪许光 - 新闻调查—纪许光的博客

  双岛海湾大桥码头 :那些善良的渔民们……

   威海“11.12”特大坠海车祸的调查,是我遇到为数不多的,政府信息垄断特征较为突出的几个新闻实操案例之一。在这种情况下,如何获取我想要的,是个技术活儿。有时候,人只有被逼迫着,才有成就感。

  后来,殡仪馆、酒店、家属、医院成了我们乔装改扮后战斗的地方。将当地政府放在最后一个,也许是最明智的。果不其然,在一切都盖不住的时候,当地政府在遇难者家属入住的酒店大堂里贴出一张告示“请记者与我们联络。”

  可笑之极,可恨之极。大批媒体赶到的情况下,当地竟被动到需要如此联系我们。在此之前的那些天,除了封锁消息,我和同行们没有见到任何主动的工作。

  威海市府,那是个挺奇怪的地方。高高的、连续近百个台阶上面,是他们的办公地点。据说,站在那里,可以俯视滨城的一切。到达那里的时候,我执意要走一走这百级台阶,我想体验一下,这有多难。后来,我发现,百姓们说的对,真的可以俯视一切。有种感觉,那感觉,怪怪的……

  还记得在市府见到那个张姓工作人员,他的第一句话是:“麻烦帮我们联系一下其他媒体吧。晚上一起吃饭。”

  可悲啊,这样的一起事故,没有统筹、没有预想的一切。在我们的多日暗访完成后、在我们的稿件呈现让他们坐不住的时候,官老爷们终于想起了那些在寒风中由于信息垄断和有意闪避,无奈选择交战的我们。

  那个晚上,当地市宣设宴,我去了。在那碗面汤还没有冷却的时候,我起身告辞。半小时的交锋过后,我知道,除了调侃,在这里不会有任何实质性的进展。

  威海“11.12”调查7稿连发。在新闻产品呈现上,我没有遗憾。那些几经周折的调查所得,完美的被搬到了《南都》的纸面上,连日来,读者们给予的关注度一直持续走高。11月17日,我带着一丝遗憾和伤感离开了那个城市。临走前的那个下午,遇难者家属们突然有人说了句“天气太冷了,你们要注意身体。”

  我的心再次被这些已经哭肿了眼睛的人们触动。直到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原来自己竟未来得及添上一件可以御寒的棉衣。连日来,在阴冷和雨雪中,我的所有衣着,是从广州穿出的那件单薄的海军陆战服和里面那件短袖的T恤。很奇怪,我竟忘记冷暖。

  现在想想,也许多日来的人情冷淡让我已无惧于冬寒。又或者老杨头和老伴那两个热气腾腾的包子,让我忘却了衣着的单薄罢?……

  家属们说,他们愿意接受采访了(在当地消极对待、赔付可能出现问题的时候)。我笑笑说,不用了,该写的,我们都已呈现完毕。

  那笑背后,是苍凉、是无奈。我承认,还有一种痛恨——“早干嘛去了?”是啊,不幸的人们,你们可曾想过,这些日子,为了那些信息,我们的步履是怎样印刻到双岛海湾的浅滩上去的?

 能说什么呢?我和战友们干的就是这个活儿,就算再难,也无需怜悯。只是很遗憾。那些本不该有的曲折,不应该发生在已经悲痛不已的遇难者家属身上。

  临走的时候,一位家属拉着我的手,说了这样一句话:“谢谢你们。”

  无论怎样,我在心底深处接受了感谢,没有客气。我说“请记住,我们的出现不是为了在已经存在的伤口上撒一把盐……” 

  今天,在持续不懈的关注下,威海那边终于以“全额赔偿、顺利善后”了来回应了我们多日的奔波。说什么呢?祝愿那些善良的人们吧。

  最后,决定将《黑洞》里那首只有在特殊的时候才能体会的《尘世 伤吟》挂上我的博客,自此以后,尘世的纷争与逝者没有任何关系。只是,我们这些还活着的以及那些官老爷们,好自珍重罢……。

  评论这张
 
阅读(13015)| 评论(14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