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闻调查—纪许光的博客

新闻热线: QQ 123601057

 
 
 

日志

 
 
关于我

我是老纪,一个奔跑在中国各个角落的新闻记者,我流窜于各个新闻现场,忠实于我的职业。我主张新闻专业主义,我负责报道一切未解的真相!

网易考拉推荐

科尔沁草原的日落  

2008-06-29 21:33: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科尔沁草原的日落

纪许光 随笔之四十九 08/06/29

  大病一场后,很希望能够趁着这个时机好好休息一下。遗憾的是,全国的读者和同行们的热情,让我的“清闲”化为乌有……这些日子习惯了做“飞人”,我粗略地计算了一下,从4月28日出院至今的2个月,我的足迹已经踏遍祖国的4省6市。行程30000公里有余。

 老婆说我疯了,医生在电话里开始唉声叹气……

  我坚持着我的奔跑,独自一人的奔跑,科尔沁草原就是我此次奔跑的目的地,从北京到通辽、从科尔沁草原到呼和浩特,这一路上是成堆的药物陪伴我度过的。

  从业7年,我几乎跑遍了祖国的山山水水。唯独内蒙,是让我有些遐想的地方。印象里的草原是万马奔腾、是“风吹草地见牛羊”。

  可当我睡眼蒙胧地透过奔驰的列车放眼望去时,这块康熙皇帝曾御驾亲征的史迹是满目的荒凉。

没有我想像的一切,有的只是荒芜人烟和沙化的已经极其严重的所谓“草原”。猜的没错,科尔沁草原之行,老纪是带着目的去的。

  此次,我要做的,是用我的笔和相机摧毁央视某著名栏目的一个弥天大谎。(还记得吗?就是镜头里某记者用自己的大拇指和一棵小白杨做比较,以显示小白杨的娇弱,对,就是那个镜头)。

  出发前,60岁的杨梅告诉我:那个镜头是个谎言,真实的白杨林不是那样的。

  作为记录者和报道者,我当然更愿意相信自己的眼睛和我的实地调查。面对眼前的一片荒芜,我开始怀疑,也许央视那档著名的“揭黑”栏目的镜头里表述的是真实的。可我又很难去怀疑眼前这位妈妈级的六旬老太杨梅,她眼眶里的泪水让我近乎麻木的心灵有着一丝说不出的触动。

  行进了10余小时后,又在当地一黑出租的颠簸下。我终于见到了杨梅所说的“孩子们”。我开始为自己对这位老人那一瞬间的怀疑忏悔不已……

  我来晚了,科尔沁草原的夕阳是那么的眩红。在杨梅的哭泣声中,我见到一切。见到了数以千亩计的直径10公分的速成杨林因缺乏灌溉而枯死……

  手里的相机不停的“咔嚓”着,我不明白仅仅一个月以前,央视那档栏目里和拇指般粗细的小白杨是怎么被制造出来的。

“孩子,你看看,在沙化的这么严重土地上栽上的树苗能成活就已经不错了,辛辛苦苦4年下来的成果全部毁掉了。”杨梅说,2007年8月22日,万里大造林公司董事长陈相贵和其妻子刘艳英因涉嫌“非法集资”被带走调查后,万里公司旗下所属的72亩小白杨林地(学名:速成杨)转瞬间成了“孤儿”,现在由于护林资金被冻结,再加上干旱、牲畜啃食等因素已经导致40%的毁林的严重后果。

“造孽啊,且不论陈相贵现在还没有被最终认定为‘有罪’,即便是法院最终判决该枪毙了他,可眼前这些树苗是无罪的吧?它们该死吗?”杨梅有些老人特有的絮叨口吻愤愤地说着。

“客观”的理性思维是每个新闻人应该具备的基本品质要求。第二天,我决定自己去走走,也许央视那栏目里的、只有拇指般粗细的、不可能“成材”的白杨林确实存在呢?

  没有知会任何人,我将手机关机开始了独立的走访和调查。从内蒙古通辽市到开鲁县、再从开鲁县到科尔沁油田11号林地,我的屁股几乎被颠烂了。

很遗憾,在为期48小时的调查后,我得出一个结论——央视的报道存在“瑕疵”。

在我调查的所有林地里,没有见到拇指般粗细的、不能成材的“小白杨”(极少数补种待长的、稍显有些细了点的除外)。

  最后,我开机了:“杨妈,我看到了,看到了一切。”奇怪,我改变了此前对这位老人家“杨小姐”的称呼。

6月24日,内蒙古科尔沁草原油田、万里大造林公司所属11号林地前的一个土坡上,我拉这护林工人老宋和杨妈的手,拍下了那个永恒的瞬间。巧合的是,此时的夕阳正在西沉,余辉下,枯死的白杨林传来阵阵“沙沙”地落叶声。

那落叶,似乎在说着什么。也许,眼前的、和我看到过的无数的枯死的白杨林,就像科尔沁草原的夕阳,要消逝了罢?

  接下来的调查,我没有给当地留任何“面子”,我开始拿着我拍摄的无数的照片和影音材料穿梭与各职部门之间。在通辽、在开鲁、在呼和浩特。我甚至推开了挡在我面前的警卫人员直奔“官老爷”的办公室……

  6月28日,我的3000余字的调查报告(《六旬老太万里护林:万里大造林公司“歇业”内幕调查》)终于出炉。对于杨妈和那些枯萎的白杨林,这也许来的晚了些;可我,还能做什么呢?

  百无一用是书生,我的那支笔杆子能拯救得了什么呢?因此,在离开呼和浩特之前,我对当地林业部门的“官老爷”们说声“求求你们了,救救那些树吧!”

  此言,是我从业以来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出口,就为了杨妈和那些本不该死去的白杨树们……

  科尔沁草原,下次当我见到你的时候,请再给我一片“郁郁葱葱”。

《六旬老太万里护林:万里大造林公司“歇业”内幕调查》本文略,详情见相关报道。

其他图片(共计106张,本文略)

  评论这张
 
阅读(762)|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