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闻调查—纪许光的博客

新闻热线: QQ 123601057

 
 
 

日志

 
 
关于我

我是老纪,一个奔跑在中国各个角落的新闻记者,我流窜于各个新闻现场,忠实于我的职业。我主张新闻专业主义,我负责报道一切未解的真相!

网易考拉推荐

漂:写给我的八年出走  

2008-05-31 22:57: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漂——写给我的八年出走

纪许光随笔之四十八  08/05/31

“天底下有太阳的地方就有山东人”,这是我离开家乡前,在当时热播的一档电视栏目里学到的最后一句话。遗憾的是,我是不幸的,在离家出走的日子里,我所能真正认同的山东人,或者说具体到青岛人、平度人,实在是少的可怜。

  基于这样的理由,在我的《流氓与记者》一书里,我用了很大的一个篇幅把我的流浪归结为纯粹的“孤独”;就像青岛外海上的那座灯塔,寂寞并倔强地挺立着……

  马务,这是个位于广州市最北端的地方。老乡们今天的聚会就选在了这里,当我有些愕然地看着眼前的他们时,距离我的离家出走已经整整八个年头……

  作为新闻人,我应该比谁清楚:网络的力量是强大的,但我从来没有意识到,在我为之拼搏了八个春秋的这个城市的角落里,有我这么多的老乡和亲人……;熟悉的乡音和嘈杂地推杯换盏就是整个聚会的主旋律。

  后来,张岩,这个做酒生意的老大哥第一个“光荣”了、接下来是“伟哥”,在酒精的麻醉下,也终于低下了他那骄傲的“头”。振兴这小子是典型的军阀作派,吃的数他最多,喝的也不少。后来,他缠着林波说要出张唱片,然后就是他那五音不全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

  命运总是巧妙的,大病初愈的我,有些呆滞地看着他们,也许在坐的8位兄长中没有人知道,其实今夜聚会的这个地方就是八年前我刚到广州的落脚点:一个距离马务牌坊仅数百米的工业区,小萍市场,以及那个台湾人开的皮革厂……

  近乎嘈杂的推杯换盏中,我的思绪回到了八年前的石井、马务和小萍市场,那个时候我还是个孩子,一个倔强地、有些傻傻的出走者……在这里,我完成了为期1年“保安仔”生涯……

  八年后,当我开始为我的倔强思索的时候,老乡们出现了;在我近乎疲惫的时候……我在想,在过去的八年里,我眼前的这些亲人们都是怎么过来的,也许和我一样?一路蹒跚、一路汗水、一路疲惫??

  王军说,来广州已经11个年头了,期间只回去过一次;这句话出现在我为自己出走八年而不归不时感慨的时候……

  8年、11年……,我们还有多少青春可以让我们倔强?于是,姜付义说:“老纪看起来很成熟……”

  是的,我们都已经赌不起了,于是,开始强迫着自己“成熟”起来…… ,成家立业已经是每个人必须的选择,当命运的轴承开始慢慢卡壳的时候,我们选择安身立命……

  话题是杂乱的,但总没有离开一个主体——“家”和“女人”……

  八年,我把青春丢了,把自己丢了,命运的车轮带着我一路狂奔;以至于在今夜之前,我还曾怀疑,自己还是不是个“山东人”……

  八年,就在我疲惫不堪、准备放弃的时候,你们给了我一个留下的理由——在这个城市的角落里,生活着和我一样来自齐鲁大地、平度家乡的人们。唯一不同是,出走的理由各异……

  送完“军阀”和老乡们已近深夜,我独自驾车回家,广州的临江大道上,我第一次发现,霓虹灯下的珠江两岸是如此的绚丽……

  “任我是三千年的成长,人世间中流浪……”我把车上音响的曲调定格在刀郎的“喀什葛尔的胡杨”上,然后随着他和他的歌声一起遥望了北方那颗闪烁的红星……

  留下吧,就为了那卡壳的命运和已经疲倦了的身躯,当然,还有珠江两岸那绚丽的霓虹…… 

  评论这张
 
阅读(560)|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