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闻调查—纪许光的博客

新闻热线: QQ 123601057

 
 
 

日志

 
 
关于我

我是老纪,一个奔跑在中国各个角落的新闻记者,我流窜于各个新闻现场,忠实于我的职业。我主张新闻专业主义,我负责报道一切未解的真相!

网易考拉推荐

写给戴骁军:那个砸了记者饭碗的同行  

2008-12-03 23:54: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给戴骁军:那个砸了记者饭碗的同行

纪许光随笔之五十五 08/12/03

  文人相轻也罢,自持清高也好。纪某得承认,我很少欣赏哪个人,特别是圈子里的,那些和我一样每天靠赚取那点微薄的稿费生活的记者们。但是今天,戴骁军,这个42岁的男人,这个曾经因为揭露了“封口费”事件而几乎一夜间成名然后又在瞬间被遗弃的记者和他手里那赖以生存的机器用那行泪水和无奈撼动了我。

  我厌恶那些近乎自吹自擂地、记者自传似的访谈节目。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那张山西人特有的脸,让我可以耐着性子看完《第一访谈》、《锵锵三人行》对他的专访。那看似平淡的每一句话过后,我决定坚持对这个没有总署记者证家伙“同行”的称谓!

  《西部时报》山西记者站里,《一访》摄制组的摄像师搂了一个空镜。那是个让我的心灵深深颤抖的镜头:四张简陋的办公桌是这个记者站的全部。当然,还有那个中年男人孤独的背影以及他身上那件已经显得破旧不堪地摄影背心。

  这让我想起了多年前的自己,抱着一个新闻理想,我和镜头里的他一样。在那间狭小的办公室里妄图一展抱负,直到最后被无情地出卖,而后就是我的愤然出走……

  若干年后,我终于可以依靠自己那可怜地点鱼之墨,混迹于所谓大报之中。在我的《天地良心——我的新闻调查之路》一书中,我用了很大地一个篇幅描述了我那不堪回首地、短暂地记者站职业生涯。现实告诉我,我必须清楚地记得,霓虹绚影下的推杯换盏中,我的稿件是如何被拿去当成了“河蟹”的砝码,那些白花花地银子是如何轻易取代我的劳动成果的。

  选择欣赏,也许是我和这位兄长之间有着曾经类似的迷茫罢。我不知道!

  “封口费”事件后,戴骁军,这个在《西部时报》的版面上一会儿是“本报记者”一会儿又变回“通讯员”、“实习记者”的哥们,被人为地遗弃了。这位因为没有“总署记者证”而被讽刺为“假记者”的同行,却用他手里的相机砸了那些拿着总署那个本本吆五喝六骗吃骗喝的真记者们继续进行肮脏之事的饭碗。

  在全国同行大多选择沉默的时候,戴骁军脸上那串泪珠深深地震撼着我的心灵。他说:“我的工作干到头了……”

  没有掌声、没有礼遇,英雄和他那辆破旧地自行车孤独地行使在西安街头。还有那张已经有些苍老的脸和那个硕大的背包,一切看起来都那么的平淡、那么地漫不经心……

  在邓飞的群里,我尝试着喊叫:“谁能给我们的英雄一个继续施展自己的平台?接收他过去吧,别让落寞成了这个圈子的悲哀。”

  沉默过后,还是沉默……各大报系的“名记”和头头脑脑们,选择集体失语。

  戴骁军,我不知道你的妻儿现在是否仍在忍受着那无止境的电话骚扰和人身恐吓。但我会清楚地记住你那句话:“我是出生在66年代的一匹饱受沧桑之苦的马,但我的骨子里有着驴的基因。”

  那好吧,在这个不属于英雄但仍需要英雄的时代,我的好兄弟,坚持吧。如果那“驴的基因”真的能让你选择继续坚强和倔强的话…… 

  评论这张
 
阅读(816)|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