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闻调查—纪许光的博客

新闻热线: QQ 123601057

 
 
 

日志

 
 
关于我

我是老纪,一个奔跑在中国各个角落的新闻记者,我流窜于各个新闻现场,忠实于我的职业。我主张新闻专业主义,我负责报道一切未解的真相!

网易考拉推荐

疲惫地、面红耳赤的我:放下,还是坚持?  

2007-09-07 01:42: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疲惫地、面红耳赤的我:放下,还是坚持?

                             老纪随笔之四十   07/09/07

  好久没上来写点什么了,这段时间的生活是程式化的——“新闻现场——报社——医院——回家”。一切都是那么匆忙,直到前天,我病倒了。

  在新闻现场,在猎德古村的河涌边上,我终于支持不住了,险些栽倒在泥泞的雨水里……

  去医院是件很烦心的事情,不知道是我被送到医院的时候,那煞白的脸色吓坏了医生,还是这年头医院的钱都是这么挣的。各种各样检查持续了近2个小时,抽血、X光、心电图,直到把原本已经崩溃的我折腾到再次崩溃,医生才磨磨蹭蹭的把俺送到了输液室。

  小时候体质比较弱,经常被医生窥视PP,因此,我不惧怕打针。但是那天,我真的感受到了钻心的疼痛。据说那药水里加了一种叫做“绿酸钾”的东东,这东西对人的血管能产生强烈的刺激。尽管美丽的护士小姐把药水的流速调制的很低,但我还是被那阵阵的、钻心的疼痛弄的手臂痉挛。

  亭亭看着我,不说什么;我知道,她心里疼着。良久,她终于开口了:“也许只有这样,你才能停止奔跑。”我抬头望着她,无语…… 这孩子总是这样,在我最不经意的时候给我感动。

  亭亭的手在我的左臂上轻轻的抚摸着,善良的孩子认为这样可以减少我的痛苦。于是,我闭上眼睛,开始享受那钻心的痛楚。那一刻,我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是的,我累了。

  新的环境,对于我,也许只是一份工作;但是新闻,那是我的一切。我就这么倔强的奔跑着,直到“生物钟”对我发出严正的警告。

  后来,我说:“等结婚了,我就不跑了,就这么守着你,过日子。”

  她笑了,笑的很好看。我喜欢看着她笑,尽管傻傻的,但那是我能体会的,最真切的东西了!回到家,我没了往日的精神,就这么相拥着,安静的睡去……

  我们总是这样,没有关心,没有怜悯,只有我们,和那两颗跳动的心。那天夜里,我的手一直没有离开她,我突然担心,担心就这么睡去……

  第二天,稿子还是出来了,我再次把人得罪了。8楼的兄弟说“老纪,你今天的脸色真好。”我笑着,爽朗的笑着……

  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领导找谈话,正式的谈话,来到这里的日子是忙碌的,我没有意识到。时间过的如此之快。

  现在的领导是我的前辈,这位当年的广州市高考状元、复旦大学的研究生,对一切都是严谨的;那是一种在审阅你的稿子时,可以精确到标点符号的严谨!

  谈话持续了约一个小时,在这个过程里,我难过了……

  上个月的一篇稿子,由于我的疏忽险些酿成大错,这是个不该犯的低级错误。我第一次感觉到惭愧,第一次感到面红耳赤。过去的5年时间里,没有人说过这些,今天,她说了……很尖锐,没有给丝毫的保留。

  本想大醉一场,那是我多年来排解心魔的一个重要手段。但是,我戒酒了,已经滴酒不沾……

  在动笔之前,我经历了从业以来最为痛苦的一次挣扎;也许她说地对,我该把过去放下了。不为别的,就为那个不该出现的,却偏偏出现的低级错误。

  明天,依然坚持奔跑。就为那唯一可以坚持的,那份还没有被泯灭的新闻理想。

  评论这张
 
阅读(596)|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