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闻调查—纪许光的博客

新闻热线: QQ 123601057

 
 
 

日志

 
 
关于我

我是老纪,一个奔跑在中国各个角落的新闻记者,我流窜于各个新闻现场,忠实于我的职业。我主张新闻专业主义,我负责报道一切未解的真相!

网易考拉推荐

业主维权:鸡蛋和石头的较量  

2007-03-23 15:01: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业主维权:鸡蛋和石头的较量

            本报首席记者 纪许光   

核心提示:

  “安居乐业”是购房者们的共同愿望。广州的“房奴”们大概还记得,那年的“万元入住祈福新村”曾经给予这个城市的惊喜。

  时至今日,当我们打开祈福社区论坛的网页或者留意一下身边的报纸就会发现,开发商和业主们之间一次又一次剑拔弩张地维权交锋,让人们不得不重新审视那份看起来和这个社区周遍清雅的环境相似的“和谐”。

  是的,当“安居乐业”和“监狱”、“开发商私人庄园”这样的字眼纠扯到一起的时候,人们能想到什么?作为这个社区的一帮“刺儿头”,祈福维权小组的成员们习惯的把自己称为义工,他们在干什么?是什么成为他们的坚持的动力?记者日前走近了这群“特殊”的人。

2年前我们被推着走上了维权之路!”

  朱钧容,一个40多岁的男人;厚厚的近视镜片下藏着一双锐利的眼睛。这个人就是这群“义工”们的头儿。从踏上维权路开始,朱钧容就无数次被推到媒体的放大镜下,成为这个维权组织的代言人。记者见到他的时候颇费了番周折,大有些电影里侦探们秘密接头的味道。       

  祈福度假俱乐部门前,记者拨通了朱钧容的电话。“你在那里等着,我安排人去接你。你穿什么衣服、、、、、、?”言语中充满了警惕。后来记者才知道,这是必要的“保护”。

  经过一番心焦的等待,记者终于见到前来“接头”的一个戴着鸭舌帽的中年男人。七扭八拐后记者被带到了位于“祈福食街”的一间茶室。在这个过程中,中年男人和朱钧容不断的四处张望着,似乎在提防着什么。直到记者亮出证件,才算完成了“接头”。

 “你不要误会,实在没办法,以前记者来采访我们也是这样的。这里的保安很严密,只要发现我们和陌生人接触就会盯上我们的,我们也是出于安全考虑。”朱钧容略带着歉意的口吻说道。

“这位是我们的义工,他叫陈新。”他指着和记者“接头”的“鸭舌帽”低声说道。

  采访是顺利的,没等记者开口朱钧容就开是向我们介绍起了维权小组的情况:“我们是被推着走上维权路的,谁不想有个好的生活环境啊。但实际情况是,如果我们不站出来,我们的权益就无法保障。”

  朱钧容告诉记者,祈福维权小组成立于2005年9月,目前有义工120多人。成立之初是因为一条正在建设的道路,这条道路就是被很多媒体频繁曝光并引起争议的“市政路”。

 “事实证明,我们的维权行动是必要的,也是有成效的。我们的努力得到了政府的重视,目前关于这条路的建设问题应该会有一个较为乐观的结果,本以为维权之路可以终结了。但我们怎么也没想到,这一维权不要紧,紧接着发生的祈福新村业委会换届选举争议纠纷、巴士站维权纠纷、维权小组募捐纠纷等一系列问题把我们推上了风口浪尖。”说这番话时,朱钧容显得很激动。

开发商承包“业委会”引发的口水大战:

 “你能想象吗?我们的业主委员会成员15个人里面竟然有14个是祈福集团内部的员工。这样的业主委员会如何让我们相信它能去维护大多数业主的权益?”

  朱钧容告诉记者:“2006年9月底,在了解了之前的3届业主委员会的人员组成后,业主们大吃一惊。原来我们社区的业委会竟然被祈福集团‘承包’了。不得以,我们决定将业委会的换届选举问题纳入我们的维权范围。”

  记者后来的调查中发现,朱钧容所言非虚,祈福新村第三届业主委员会的组成人员确实被祈福集团员工“包圆”了。

  祈福社区内部人员提供的一份名单显示,这个社区的第三届业主委员会组成人员中,绝大部分都是祈福集团的员工。但必须指出的是,这些“委员”还有他们的第二个身份,那就是他们同样是祈福新村的业主。这些员工大都购买了自己企业开发的房产,“委员”们的特殊身份和组成名单中的明显“一边倒”成了维权小组和开发商之间“口水战”中争议的焦点。

“要他们来维护大多数业主的权益是不可能的。比如说,业主房屋维修基金的监管在这些人的眼皮子底下几乎成了摆设。我们去房管局查询后才发现,长期以来,祈福社区的维修基金存在巨大的黑洞。在这样的一个业委会面前,监督、监管全部成了空话。所以我们提出,第四届的业主委员会必须由祈福业主中产生。这个难道不合理吗?”朱钧容激动地说。

  首先,祈福维权小组还是想到了政府。朱钧容告诉记者,“市政路”的维权纠纷处理得到的乐观前景让他们看到了希望。对于业委会的换届选举,维权小组同样做出了和一年前一样的抉择。他们把情况向当地房管局做了反映。

  很快的,房管局方面做出了回复。他们先后两次就业主委员会选举的问题给出了指导意见。

“我们事情可以圆满解决了,但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政府管理部门这样的指导意见在开发商眼里简直就是废纸一张。我们的诉求根本没有得到开发商的重视。”

  朱钧容表示,按照《广东省物业管理条理》的规定,单从第三届业委会时效上来说,实际上现在的祈福业主委员会早就过期了。《广东物管条理》明确指出,业主委员会每2年就应该进行一次换届选举。但是这样的规定在祈福开发商那里根本不管用,祈福开发商提出了不同的看法,他们认为根据《业主大会议事规则》的相关规定,业主委员会可以延长至3年换届选举一次。但事实上现在的业主委员会根本没有制定所谓的《业主大会议事规则》。

  “我们的诉求其实很简单,在和开发商接触的过程中维权小组提出,业主委员会的组成人员中给我们业主留出7个名额就够了。这样的话,至少我们在心理上都能接受。可悲的是,这样的要求在开发商那里都成了无理取闹。”一直坐在旁边的“义工”陈新补充道。

  记者了解到,由于存在重大分歧;到目前为止,关于祈福新村第四届业主委员会换届选举的问题一直被束之高阁。

募捐钱款去向惹争议 维权小组遭遇信任危机

  记者调查时发现,自2005年维权小组成立以来。通过多次组织募捐,这个义工组织已经在祈福社区筹集了14万余元的“维权经费”。那么这些钱用到哪里?又是怎么被监管的?维权小组成员以外的业主们对此是怎么看的呢?记者就这个问题向朱钧容做了求证并走访了大量祈福业主。

“维权是需要付出成本的,比如印发维权宣传用品、聘请律师、义工们的交通、通讯等都需要开支。我们只能向业主们募捐。在使用上,我们安排了专门的财会人员。同时,我们在祈福社区论坛(网页)上也会不定期的进行帐目公开。”朱钧容告诉记者。

  记者在走访其他业主时,他们大多对此表示了不同的看法。业主周小姐表示,维权小组为业主们维权本身是件好事,以前见到维权小组募捐,她和家人都会捐助些钱款。但她同时表示,这些钱的监管和使用问题确实是广大业主关心的。在朱钧容提到的祈福社区论坛上,记者发现也有相当一部分业主对这个问题表示关切。

 “你们的维权行为其他业主支持吗?在这个过程中真的就‘无私’了吗?”面对着记者的发问,朱钧容放下刚刚举起的水杯说道:“说一点私心没有那是假话。拿我自己来说,在刚刚维权的时候,我也只是作为一个直接的受害着站出来的,当时那条‘市政路’的规划就要从我家门前经过,你说孩子上学有没有危险?我们的生活受不受影响?但是,后来随着维权的深入,我敢说,我们的义工们是无私的,我们放弃的东西是别人想象不到的。”

朱钧容告诉记者:“我现在基本上就是专职的在为大家维权。只不过,我这个专职的‘义工’是没工资的。而像我和陈新这样的专职人员在我们义工里还有十几位。我们为了维权的事情放弃了工作甚至正常的生活。”

“我们也知道个别业主对我们的举动不理解,为了避嫌,我们在争取业委会民主选举的时候已经主动提出,维权小组所有的义工都愿意放弃参选的权利。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让大家知道,我们所要争取的是真正意义上的公开、公平的业委会选举”义工陈新告诉记者。

 “这些不理解的,我们觉得主要是个维权意识的问题。如果所有的业主都能做到意识清醒,那还要我们做什么?我们的业主中确实有一部分人在维权意识上是需要提高的。”朱钧容叹了口气说道。

开发商牛气冲天 维权过程喜忧参半

  记者随后的调查中发现,之前引起祈福业主和开发商广泛争议的房屋维修基金问题目前已经得到解决。广州番禺区有关部门提供的数据显示,祈福集团已经在前不久补交了房屋维修基金。

  对于开发商的这一举动,维权小组的义工们毫不客气的把功劳揽了过来。他们认为正是有了维权小组不断的努力,才促使开发商补交了维修基金。

“但我们也不否认,政府在政策上的大力投入是很重要的。前段时间,政府的‘最后通牒’在这个问题上就起到了很关键的作用。”朱钧容告诉记者。

  在记者随后掌握的大量材料和图片中,记者发现维权小组和祈福集团之间的“恩怨”由来已久。在维权小组巴士站的募捐、房屋维修基金维权事件等过程中,均有社区保安和义工们发生冲突的记录。

  记者在番禺大石法院了解到,由于维权小组的不断坚持,导致了维权小组3名义工被开发商以诽谤、造谣的名义告上了法庭。作为维权带头人的朱钧容更是面对着被索赔30万元的尴尬境遇。目前该案已经进入法庭调解程序。

 “业主维权太难了!开始的时候,我们简直是鸡蛋和石头的较量,面对开发商的强硬,维权小组的义工中甚至都有人选择了退出。说的严重点,我们当时的感觉就像生活在鸟语花香的‘监狱’里,说的温和点,我们就是生活在财大气粗的开发商们的‘私人庄园’里。”义工们告诉记者。

  采访即将结束的时候,朱钧容告诉记者:无论如何,业委会换届选举的问题他们也要坚持下去。毕竟大多数的业主们在维权意识上是在不断提升的。

 “我们希望尽快完成业主委员会的换届选举。紧接着,我们将关注祈福业主子女的义务教育问题。因为在这里,我们的子女根本享受不到这些,这里有的只是贵族学校和被开发商们垄断了‘私塾’。我们的子女教育问题是个大问题。这也许将是我们维权路上的最后一个诉求了。”朱钧容喝掉了面前的茶水最后说道。

  评论这张
 
阅读(58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