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闻调查—纪许光的博客

新闻热线: QQ 123601057

 
 
 

日志

 
 
关于我

我是老纪,一个奔跑在中国各个角落的新闻记者,我流窜于各个新闻现场,忠实于我的职业。我主张新闻专业主义,我负责报道一切未解的真相!

网易考拉推荐

广州职业骗保部落调查:保险公司咋就成了“冤大头”?  

2007-01-18 16:49: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广州职业骗保部落调查:保险公司咋就成了冤大头?

 本报记者 纪许光

核心提示:

  保险公司,作为承保机构在外人看来一直是“安全保障”的代名词。然而,谁又能想到,保险公司内部人员吃里趴外和外界狼狈为奸的勾当使这个“安全保障”自身也成了“冤大头”。

  是的,社会的快速发展使得保险这个行业呈现出空前的繁荣。但与此同时,保险行业的监管漏洞也使得一些与保险相关的“诈骗”案件呈现直线上升趋势,这些案例五花八门可谓无奇不有。

  汽车保险是保险公司诸多险种里面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国家对购车人置险制度的强制性规定在很大程度上正是为了避免车辆拥有者和第三者之间在事故发生后的一种经济性制约手段。但遗憾的是,由于缺乏行业监管的有效机制和惩处力度的过于轻微。这个险种在一些不法之徒眼里成了他们大肆“诈骗”敛财的工具。

  广东保监会的最新数据显示,截止到2006年年底广东车险理赔金额高达30亿元,这里面至少有10%的比例涉嫌保险诈骗,但由于取证上的困难,这些案件往往都被束之高阁,不了了之。

 我们的保险行业怎么了?记者调查,为您揭开广州职业“骗保族”的“生财之道”。

 吃完东家吃西家  职业撞车族“生财有道”:

 “我一年可以赚十几万,这个数在我们这行里都算少的。和我一同入行的老乡一年可以赚到30多万。保险公司的钱好赚的很。如果你有钱投入买个两三台车,我保证你一年就可以回本。”

  在知情人士的介绍下,记者见到了眼前的安徽人老柯。这个年近40的中年男人是给记者的第一印象完全不是想象中的样子。西装革履的他显的很富态,由于是内部人介绍。见到记者的他丝毫没有防备,开始向记者讲述他的生财之道。

  老柯告诉记者,他是两年前开始从事这个职业的。在过去的几年里。他的保险索赔率几乎达到了100%,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把自己的弟弟也拉入了这个行业。

  老柯开的是一辆老款宝马,他告诉记者当初这辆车是他东拼西凑借钱买回来的。这也是他“发家”的资本。

“干这个,首先要知道什么样的车能撞,什么样的车不能撞。要做到严明手快,最重要的是,要看准时机在什么时候撞、在什么地点撞。这完全看你对现行的法规是否能吃透。”老柯话语间显露着一份明显的得意。

  他告诉记者,一般情况下他们会选择一些外地来穗的车辆实施作案。首先,这些车辆对广州的路况不熟,驾驶人员往往会犯一些不经意的小错误,比如“临时变线”、“违章掉头”等。这个时候,“撞车族”便不失时机的将车“送”了过去,于是事故发生了。

 “我们一般至少3个人一起上街的,这样人多好办事。”老柯告诉记者。

  事故发生后,这些人便将外地车围住向驾驶人员索要赔偿。由于是外地人对广州不熟悉再加上对方人多示众,这些外地司机一般都选择“私了”解决问题。由于是高档车,即便是一个很小的刮蹭事故,也能轻易的捞取数百到几千元不等的“赔偿”。

 “这个是第一环节,收了这个钱还不算完。还有保险公司那头,也能‘抽水’。”老柯顿了顿接着说道。

  在成功的向外地司机“榨油”后,这些人开始打电话给保险公司,由于这些蓄意制造的事故往往都是外地车违章在先再加上缺少直接证据保险公司往往只能掏钱赔偿。

 事实上,记者接下来的调查发现这些职业“撞车族”在保险公司索赔环节上的猫腻远比人们想象的完善。在事故现场勘察、车辆定损等环节上,汽修厂、保险公司内部人员甚至都参与其中,为这些特殊职业者大开绿灯,狼狈为奸。

 “保险公司对车辆的理赔也是有规定的,不过这些规定都是人定的,既然是人定的,就有可以为我们所用的地方。”老柯舔了舔嘴唇开始向记者“传授”他的高招。

汽修厂做手脚 定损金可以“翻跟头”:

  老柯告诉记者,他们和很多汽修厂都有着很密切的联系和“合作”。

 “这个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车辆的定损都是由这些单位完成的。做我们这个行当必须要跟他们搞好关系,有钱大家赚,这个是行规。”

  按照保险规定,对于出现事故的车辆最终赔偿的依据就是专业汽修行和定损员给出的“事故车辆定损”。为了在保险公司这个环节能多拿一些赔偿。这些“撞车族”跟汽修厂密切合作,一般情况下,把一些车辆部件的价格提高或者蓄意制造损坏程度是他们惯用的伎俩。

  知情人士透露:“比如一台宝马车的撒热器,价格大约是在2000——4000元元左右。所谓2000元的零件在行内被称之为‘毛货’。所谓‘毛货’都不是正规厂家生产的,而这个价格以上的基本上都是些正规产品,做我们这行肯定不可能在车上装这种正规零件的。一般我们装的都是‘毛货’,这些在保险公司哪里是不可能被查出来的。他不可能为了一个小事故把你的原损零件拿去做鉴定,看它是真的还是假的。而这些只有我们和修车厂知道。把这些部件按照正规产品的市场价格做好定损。我们就等着拿钱了。实际上我们就是赚个差价。”

 “保险公司不是要现场勘察吗?这样不怕露出手尾?”记者问。

 “呵呵,所谓的现场勘察其实也只是拍拍照片而已。他怎么可能细致到一个零部件的价格和质量上。我们是专业做这个的,只要车能跑的动,我们就干活。装个‘毛货’就是为了赚保险公司的钱,再说了他们也在我们身上‘抽水’啊。”老苛的弟弟接着话茬说。

  记者调查了解到,这些和他们合作的汽修厂家均有利益分配。老柯的弟弟告诉记者,汽修厂一般收取定损价格(高出部分)的30%——40%作为佣金。

 “有钱大家赚,这个是行规。你以后会明白的。”老柯说道。

 狼狈为奸  修车工成骗保专业户:

  晚上吃消夜,老柯特意打电话给他的合作伙伴——广州芳村一家汽修厂的邝经理前来“介绍”给记者认识。

  由于是第一次见面,邝经理显得很谨慎。记者连续几个问题被其巧妙的回避掉了,一番推杯换盏之后,邝经理终于涨红着脸向记者介绍了汽修厂的“外挂”业务。

“兄弟,这年头谁的钱最好赚?告诉你,修车赚不了多少钱。真想赚钱,就赚保险公司的。一个字:‘爽’啊。”眼前的邝经理越说越兴奋。

  他告诉记者,和这些职业撞车族的合作使汽修厂找到了赚钱的门路。现在他们不仅和这些职业“行家”有着密切的合作。就连他们自己也开始在事故车辆保险理赔上动起了手脚。

“我手下有3个修理工以前一个月工资也就千把块钱,现在你看看,一个月赚几千块不成问题。”

  邝经理告诉记者,为了骗取保险理赔金他们的汽修厂开始把目光盯在一些前来维修的车辆身上。

 首先,这些汽修厂会要求送修车辆的车主将车辆的行驶正、保险卡、车主身份资料等留下。然后告诉车主修好后取车,在这个过程中。修车厂安排专业的人员将车主的车辆开到路面上制造事故,然后和保险公司内部人员勾结在车辆理赔环节做手脚。大肆的骗取保险公司赔偿金。

 “这样做行吗?如果被车主发现怎么办?你不担心被投诉吗?”记者问。

“这个早已经是行规了,维修费是保险公司出的,又不是车主出。这个不是问题。”邝经理轻松的说。

 同时,邝经理还告诉记者,打通保险公司的内部人员这个环节在整个造作过程中致关重要。车辆的定损、理赔都离不开这些内部人士的“协调”。

  这些保险公司的内部人员甚至在勘察单据上做手脚联合汽修厂骗取保险公司保险金。邝经理介绍说,他们最常用的手段就是在车辆“旧伤“的基础上做“新伤”。制造现场、捏造勘察单据使他们屡试不爽。

 这些暗箱操作过程中保险公司内部人员起到了相当关键的作用,比如制造事故现场、勘察、定损、理赔等多个环节均有保险公司内部人员的参与。和“撞车族”一样,这些人均成为职业骗保利益链中的“分赃者”。

制度不完善 监管不到位是祸根:

  广东省保监会方面表示,目前广东的车险骗保现象确实很严重,每10起车辆理赔案件中,至少有1起涉嫌保险诈骗。但是由于保险,尤其是车险的成因很复杂。在取证等环节上存在很大的难度,这给整治带来很大的困难。对于保险从业人员的教育和监管制度的不完善也是导致这类案件高发的原因。

 据了解,目前广东保险行业已经在着手建立保险信誉黑名单制度,这个制度的出台将有力的遏制保险行业的“暗箱操作”现象。

 广东合众拓展律师事务所苏东海律师表示:目前国家对保险诈骗的惩处力度不够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国家《刑法》规定对涉及保险诈骗的案件立案标准也过于宽松。按照规定保险诈骗案件的立案标准是1万元。也就是说1万元以下的案子很难被立案。这就使得一些人有恃无恐。尤其是这类车险诈骗往往各案金额都比较小,很难达到立案标准。再加上这些案子大多是多方合谋,也给惩治带来弊端。

  评论这张
 
阅读(236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