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闻调查—纪许光的博客

新闻热线: QQ 123601057

 
 
 

日志

 
 
关于我

我是老纪,一个奔跑在中国各个角落的新闻记者,我流窜于各个新闻现场,忠实于我的职业。我主张新闻专业主义,我负责报道一切未解的真相!

网易考拉推荐

狼兄虎弟 岁月见证  

2006-09-04 15:36: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狼兄虎弟  岁月见证  

 我和那个生活在城市民房里的汤潮

老纪随笔之三十  06/08/25

  忘记了什么时候,听到一首歌。我开始注意MV里那个“四眼田鸡”,那是一张曾经多么熟悉的脸——汤潮,我丢失了多年的兄弟。

  6年前,那时的我刚刚大学毕业,一次机缘我认识这个沈阳的老哥。那个时候的汤朝和我一样抱着梦想来到广州这个城市,我对音乐一知半解。那个时候我们没什么钱,喜欢喝着廉价的啤酒狂侃。他对音乐是执着的,执着的让我怀疑这小子走火入魔了。我清楚的记得那个时候他有一架电子琴,在广州一个民房里,他把那个30多平方的房间弄成了自己的创作室。我喜欢和他在一起,听他悠扬激亢的琴声和他写的歌。

  隔壁的邻居甚至常常在他门前驻足停留,年轻的孩子们发了疯似的往他家里跑。然后和我一样,呆呆的就这么看着、聆听着他十指间流淌的音符。那个时候的我断定:终有一天,我的这个兄长会在中国原创音乐的长河中写下属于他的浓抹重彩的一笔,虽然我仅仅是个门外汉、、、、、、

  后来我赚到了自己的第一桶金,那是整整10万元的支票。拿到支票的那个晚上,我和汤潮喝了个酩酊大醉。老哥为我高兴,他说:你会好起来的。晚上,还是在他那间简陋的创作室里,他激昂的旋律再次严重“影响”了邻居们的清梦。

  我想,在当下汤潮千千万万的歌迷中。恐怕谁也没我那份福气,我曾经离汤潮和他的音乐那么的近,至今想来仍那么激昂,那么熟悉、、、、、、

  2001年,我把我的父母从青岛老家接到了广州,年轻的我怀揣着那从来也没见过的10万两银子,开始沾沾自喜。终于,年少的我闯了大祸,一场官司我失去了一切,在我迷失的那段日子里,汤潮时常接济着我的父母。后来听母亲说,汤潮走了,可能去了北京。从那以后,我失去了我最知己的兄弟。

  我想了很多方法找他但一直没有消息。做记者以后,我甚至托我北京的同行们四处打听他的去向、、、

  汤潮消失了,我曾想:也许他把自己安置在一个安静的角落专注于他的音乐去了。在这一点上,我是了解他的。他曾经说过:音乐需要沉淀、需要专注!

  再后来,我在新闻圈里开始了我艰苦的打拼。我经常盼望着也许某日打开电视,我能发现他的身影、、、

 “北风呼呼的刮,雪花飘飘洒洒、、、狼爱上羊,爱的疯狂、、、”终于,我找到了他,我丢失了6年的兄长。

  一首《狼爱上羊》终于让他走上了成功的红地毯,我为自己多年前的预言暗自窃喜。

  那天,大约晚上11点,我接到了他从北京打来的电话:刚从上海演出回来的他一腔的疲惫,但这些丝毫没有影响多年后的亢奋的情感,在电话里我和他聊很久、很久。

  我说,我一直在找你,不为别的就为6年前的那份手足情谊、、、直到我发现夜深了,该让他休息了。

  6年了,我终于找到了你。我和我们那份兄弟情长整整守侯了6载春秋。岁月见证了我和他的成长、、、

  汤潮,我的好兄弟!一路走好、、、、、、

  评论这张
 
阅读(41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