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闻调查—纪许光的博客

新闻热线: QQ 123601057

 
 
 

日志

 
 
关于我

我是老纪,一个奔跑在中国各个角落的新闻记者,我流窜于各个新闻现场,忠实于我的职业。我主张新闻专业主义,我负责报道一切未解的真相!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媒体:你被“权利租赁”强奸了.  

2006-07-31 20:34:23|  分类: 新闻\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媒体:你被“权利租赁”强奸了.

老纪随笔之二十九 06/07/20

  作为新闻人,我一直坚持职业的底线。始终坚持着严谨的新闻路线,把自己交给这个事业的时候我告诉自己:塌实的去把自己的每一个新闻稿件处理好,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5年过去了,我一直在这条充斥着荆棘的路上艰难的攀爬着,一路汗水、一路蹒跚、、、

  5年来,我一直在中央报社驻地记者站晃悠着。从《法制日报》到《中国安全生产报》再到《mzyfzsb》我一直倔强的把自己定位在一个完全新闻人的角度去追求我的新闻理想。

  2003年以前,国家对媒体的管理还处在一个较为宽松的环境下面。那个时候的我除了跑几个新闻稿就是按照记者站领导大人的指示搞点广告或者赞助什么的,那时的我丝毫没有羞愧之感,原因很单纯:报社下达的任务就是圣旨必须无条件的服从、、、否则偶恐怕只有一个下场:卷铺盖滚蛋!那个时候,把广告、版面赞助拉回来甚至是你工作成绩的考评依据,我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出卖新闻人的灵魂。相反的,我曾不只一次的为自己的胜利暗自窃喜,并以工作业绩突出的姿态显摆着、、、

  2003年新闻出版总署的一纸通知把中国媒体的发展定位在一个纯净的空间里,我也和大多数同行一样接受了《马克思新闻观》等教条的洗礼。那时的我23岁,我开始明白我的新闻人生的前半段被忽悠了、、、

  时至今日,我从一个新闻后生变成了“流氓记者”,我一直觉得自己在过去的日子里还算很好的捍卫了作为一个新闻人的荣誉感。我曾把披着正处级行政级别外衣的站长大人痛骂一顿,把他分发到站聘记者手中的“广告协议书”和“赞助合同”撕的粉碎并狠狠的摔到了那个鸟人的狗脸上、、、然后扬长而去!

  后来的职业环境并不理想,在我看来,总署“龟腚”的出台似乎并没有给当下的媒体环境带来多少改变。驻地记者站依然打着中央媒体的旗号到处忽悠,肮脏的勾当依然在继续、、、

  我曾为此撰文痛骂这些卑鄙行径,也因此得罪了某些鸟人,但目前为止纪某从不后悔当初的选择。

  我的一个友人曾经说过,倘若我可以世故一点或者圆滑些许,恐怕纪某现在早已身家百万了。当初听完他的话,我发出了歇斯底里的狂笑、、、、、、后来这位友人因为对一个新闻事件的当事人敲诈而被踢出游戏,从此便消失了、、、

  一年前,在一前辈的举荐之下我到了一个部委党报做该报广东记者站的副站长。在到任之前,我向报社领导阐述了我的原则:只做新闻,不搞创收,两者必须严格区分。在条件基本满足的时候,我走马上任,然而这又是一个“新闻权利租赁”的典型鸟站。该记者站站长在和我接触的初期我被告之此人系原中央某媒体的元老级人物,想到可以与老前辈共事我越发的感到前景的一片光明。

  到任后,我发现自己彻底被忽悠了,这个所谓记者站的前身是某文化传播公司,在和报社签定了承包协议后招聘了数十人的所谓“记者”开展工作,其工作实质就是赤裸裸的拉广告、跑赞助。记者站所谓“记者”实际上就是一帮业务员。该站站长系广东某农村出来的一个暴发户,根本不是什么某媒体的元老,更谈不上什么“新闻人”了。

  大约到该站2个星期的时候,站里唯一一位持新版记者证的“老记者”因为恶意杜撰新闻稿件企图敲诈被广东某律师事务所一纸律师函告到了总社。总社领导看到那篇所谓“调查稿”和措辞严厉的律师函后意识到后果可能很严重,当即勃然大怒命令该记者站停止一切所谓“新闻活动”。

  不过,这个站长倒是很会忽悠。当即飞赴北京送礼请客解决事端,后来事情终于不了了之。他把自己定位在行政领导的高度,见天的谈论着其关于记者站经营的心得和体会。而下面的所谓记者们竟然是连高中文凭都不具备的“人才”。我的心彻底的凉透了,看着这位站长大人忽悠的越来越没谱,我又一次领会了当新闻权利被租赁后的悲哀。

  后来,我在记者站会议室的黑板上用“无语”两个字结束了这短暂的、悲哀的“合作”。

  明天,我将会在哪里?去往何处?我不知道。但是,我不能不说:新闻权利的出租和当下市场的无序已经严重的威胁到新闻媒体的公信力,作为新闻人我期盼着这个职业的环境净化,这也许是中国的新闻人和主管机构该反思的一个最迫切的问题!

  这不仅是驻地记者站的管理问题,恐怕很多地方主流媒体也没几个敢表清白的吧?也许我有些悲观,但是这决不是危言耸听,正在从事这个行业或者和我一样经历过的同志们我想大家都明白这个道理,不同的是我选择了痛快的骂出来,大多数的人们选择了沉默。

  如此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52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